预计阅读时间: 9 分钟

前言:纽特.斯卡曼德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时与乌克兰铁腹龙工作的故事,以及忒修斯.斯卡曼德如何成为战争英雄的故事。

0

     十年后,伤痕累累的纽特.斯卡曼德在面对三只从天而降的匈牙利树峰时,想起了那个收到霍格沃茨猫头鹰来信的遥远下午,信封上印着学校的纹章,而他那时还不怎么认识拉丁文,因此忽略了纹章饰带上的文字——

     Draco dormiens nunquam titillandus(Never Tickle a Sleeping Dragon/永不招惹睡着的巨龙。)

     

     眼下,三双巨大的黄眼珠正死死地盯着他。

     其中一只树峰冲他咆哮,多刺而坚硬的尾巴蠢蠢欲动地拍打着地面,它巨大的身形后扬起一阵小规模沙尘暴。

     好吧,事先忽略警告是他的不对。但说得就好像他一开始有得选一样。

    

    1

     “火焰驱赶黑暗与野兽,吸引人类与年幼的龙。” —— Bestiarium Magicum (注1)

     那个斯卡曼德,有人窃窃私语,他有一阵没出现了。

     不,不是楼上那个人见人爱的傲罗,忒修斯.斯卡曼德早就上前线去了,记得吗?更年轻一些的那个,我们这层的。对,那个管家养小精灵安置的家伙,不过听说他不再和那些小精灵打交道了。一些无伤大雅的办公室传闻,交换同僚八卦是酒吧社交的一部分。

      那他去了哪里?怪物部吗?人们会问。一阵大笑。芬里厄们会把那个瘦小子撕成碎片的。

      龙。一个戏剧性压低了的声音说道,我听说他被派去研究龙了,田野调查。

     又一阵大笑,怎么可能?这么说连小精灵都忍不了他了?还是上头终于彻底想开,把他一脚发配到威尔士或是苏格兰哪个偏远村庄去了吗?

     不在本土,你们这些白痴。那个声音继续说,他去了东欧,罗马尼亚还是俄国的什么地方。

     那不是更倒霉了,据说那里也在打仗啊。有人打着酒嗝口齿不清地说,麻瓜们自相残杀的本事总是能让我更惊讶。

     于是话题顺理成章地转向正在进行的惨烈战事,没人再说起纽特.斯卡曼德的事。这毕竟是个多事之秋,一个缺席的同事实在没什么可继续谈论的。何况他是个话不多的年轻人,而年轻人,你从来不知道他们脑子里在想些什么,下一秒又会做出什么惊人之举来。

      

      同一天,一千多英里外的东喀尓巴阡山脉(Carpathian Mountains)深处,不满二十岁的纽特.斯卡曼德结束当日的考察,决定当晚在一片林间开阔地落脚。

     “平安镇守……统统加护 …… 麻瓜屏蔽…… “ 纽特放下手提箱,以箱子为中心,四处走动布下各类防御咒语,再次确认没有问题之后,他才钻进箱子,再次出现时,抱着一堆东西——一本日志,一大卷羊皮纸,一只装着火焰的果酱罐子,旅行用茶壶,茶包,墨水瓶和羽毛笔,大半块熏咸肉三明治——艰难地从箱子里爬出来,接着一股脑儿地把东西堆到了地上。他挥动魔杖,一百码外干涸的河岸边上大小不一的石块应召而来,看上去颇为不情不愿地在离他脚边不远处围成了一个大小合适的封闭圆环,接着纽特捡起果酱罐子,小心地用魔杖把风铃草颜色的火焰从罐子里捞出来,放进圆环之中,火焰满意地舒展开,变成一簇大小合适,颜色橙黄的篝火。

     “清水如泉。”纽特指了指茶壶,黄铜茶壶里立刻充满了清澈干净的水,接着茶壶稳稳地悬停在火焰上方。他忍不住叹了口气,这些本可以在他的箱子里完成,但这显然要怪他出发之前没能好好检查壁炉的通风系统——简而言之,他不想晚上过夜点着壁炉的时候把自己闷死在箱子里,另一方面,在野外把箱子单独留在外面无人照管也是很危险的行为,这一点他在进山第三天就领教到了——早上起来一打开箱子发现自己在悬崖上的狮鹫巢里可不是什么特别美妙的体验。不,倒不是说他不想见到狮鹫,事实上,他高兴极了,只不过那高兴劲儿没能持续多久——大概到发现那庄严美丽的生物一心只想用锐利的爪子把他撕碎了当早饭吃为止。

     

      尽管狮鹫的插曲能给他的日志增加不少娱乐效果,但接下来的几日都只能说是乏善可陈,几乎可以说是在山中漫无目的游荡,没有家畜被吃剩的骨骸,没有被踩踏的大片树木,也没有被龙焰蹂躏过寸草不生的土地,因而显得离他此行的目的——乌克兰铁腹龙——也是魔法部派他前来的原因越发遥不可及。这项任务在纽特看来本身就很奇怪。根据顶头上司穆恩的说法,俄国的巫师部门曾经通过猫头鹰邮件表明过他们监视乌克兰铁腹龙的人手不足,希望英国方面派遣合适的巫师支援,考虑到战争时期人员短缺,这本身没什么可疑的,但在魔法部回信表示愿意支援,请求俄国方面提供进一步的信息时,通讯就彻底断了。

     “但我们仍然觉得这是个好机会,能够观测到非本土的龙种。” 头发花白的神奇生物管理司的司长博金斯.穆恩在办公桌另一头向他宣布,“准备收拾行李吧,年轻人,你要去东边了。”

     ”可是,长官…… “纽特的心欢跳起来,但是他还有些顾虑。

     “没有那么多好说的,还是说你更愿意回去管那些家养小精灵?“

     一听这话,纽特决定乖乖闭嘴。

     “对自己有点信心,斯卡曼德先生,你在保护神奇生物的终极巫师考试上拿了O,再加上那几次要命意外的圆满解决,已经比部里的大部分废物都强了。” 穆恩冷哼道,“说到废物们,出去的时候让达文波特来我这里一趟。”

     纽特脚边的一堆羊皮纸卷里有几张地图,大致绘有东喀尓巴阡山脉及其附近的居民点,但考虑到这些地图大多复制自麻瓜来源(其中一张来自波兰旅行观光协会,绘制时间大概是三十年前)能在地图覆盖的区域找到龙的可能性可以说是微乎其微,他几乎不可闻地叹了口气,俄国方面依然没有回音——魔法部上一次寄来的信件告知了境内的麻瓜们似乎爆发了内战,建议他尽量不要接近大规模的麻瓜居民点——同时这意味他几乎不可能得到来自当地的协助。狮鹫的意外又让他偏离了既定路线十几英里,虽然这段距离用飞天扫帚或者幻影移形就能很快弥补回来,但纽特不想错过任何一个可能发现龙的机会。

     “给我指路。”他喃喃道,魔杖在他手掌上转了一圈后指向了北方。他根据地图和白天行进的印象,大致在日志上画了路线以免彻底迷路,顺手把茶包丢进烧开的水壶里。

     这时候,一阵狂风刮过树林,箱盖被啪的一声掀回去,接着突然开始下起大雨来。纽特抬头看天,才发现玫瑰色的晚霞早就与天光一同消失了,现在头顶上翻滚的是蓄满了雨水的浓云。他没着急躲进箱子里,反而一把拽过箱子,挥动魔杖将被吹散的纸卷和其他东西召回来,等着这些纸片、墨水瓶和羽毛笔鱼贯进入箱子后又合上箱子——

     “你不准进去。”他咕哝着抓住了那半块没吃完的三明治,看也没看地向火堆的方向一挥,“火焰熊熊。”免得篝火彻底熄灭。

     等他布好遮挡雨水的屏障,用飞来咒召唤出自己破破烂烂的茶杯,转身准备照看茶壶时,他发现火堆边在他手忙脚乱的时候多了点别的东西。金属色,小小的,东西。他得尽全力克制自己才没发出什么特别奇怪的声响,也没有直接把茶杯或者旅行水壶丢出去,事实上,他觉得全身血液同时凝固又在沸腾。

      一条幼年乌克兰铁腹龙在火堆边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

 

Notes:

 1.  Bestiarium Magicum, 记载魔法动物的中世纪羊皮纸卷轴,是已知最早,似乎也是唯一系统地记载魔法动物的著作。纽特的《怪兽及其产地》正是打算取代这份陈旧的著作。Bestiarium Magicum 电影里出现在纽特的箱子中。出自《The Case of Fantastic Beasts and Where to Find Them》。引文内容则是笔者杜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