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计阅读时间: 14 分钟

      “作为一本权威魔法动物学著作,Bestiarium Magicum 有时会为了押韵而牺牲关键事实,而更多时候,许多看上去是修辞艺术的内容又应当以字面意思来理解。因此,对于本门学科而言,追问、怀疑与实地考察才是核心。” —— 《乌克兰铁腹龙简史》

     纽特从皮箱中召出一只不怎么常用的难看茶杯(某个远房亲戚送的圣诞礼物的组成部分,出于某些不可说的神秘原因出现在他的箱子里)给希尔达充当临时水杯,雕枭轻啄他的手指表示感谢。他展平信纸,发现只有简短而让令人费解的几句话。

     来自恶臭战壕的问候。避免与人接触,尤其小心那些口袋里揣着蜥蜴的家伙。T. S.

     他困惑地看着信,又瞥了一眼正在喝水的猫头鹰,忒修斯没有道理这么大费周章地让希尔达冒着被击落的危险飞过几乎半个欧洲,就为了给他送一张意味不明的字条。除非这些年来他大大低估了兄长幽默感的不合时宜程度。

     纽特翻到字条背面,一片空白。他拿起魔杖,默念咒语,杖尖顿时出现风铃草颜色的火苗。他把信纸凑近火苗,同时小心地不让信纸被点燃,没有新发现。他又把纸条在箱子上放平,重复了那个让字条现形的步骤,没有动静。他接着尝试了几个能想到的咒语,那字条还是毫无反应。连希尔达这时候都在好奇地看着他。

     “你到底想干什么,忒修斯?”纽特喃喃道,手中的魔杖无意识地敲打着那张纸片。

     这才是我弟弟,你一开始就好好问不就能省去这么多麻烦了?

     一行字接着之前的内容后浮现,也是忒修斯的笔迹。纽特瞪大眼睛,仿佛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在纸上继续书写。

亲爱的弟弟,

     我听说了穆恩派你去东边的事,欢迎一脚踩进战争泥潭。希望他在你出发前把风险都交代清楚,但这似乎对魔法部一贯的官僚主义要求得太多。

     几个月前,战场上有传言说同盟国的巫师尝试训练火龙来参战,但至今为止没有人真的在西线见过龙。希望仅仅是传言,拜麻瓜们的武器所赐,这里没有龙就已经够糟了。和报纸上宣传的不同,我们的推进速度慢到可笑,为了不到一英里的阵地的得失,钝刀子割肉一样来来回回拉扯了一个月。战壕里都是来不及掩埋的尸体,我们的人和德国人都有。但如果传言属实,对方的巫师在尝试训练龙——哪怕成功驯服的只有一条——上战场的话,也有可能改变战争进程——至少在西线是如此。为了打破僵局,不难想象战争双方都会愿意付出高昂代价驱使火龙上战场,哪怕有点脑子的巫师都知道不该轻易把火龙卷进来,输一方的总是人,但我怀疑这场战争再继续下去,也不会有多少理智剩下来了。毕竟一旦开始打仗,人人做梦都想赢。这样看来,艾维莫德倒是抢先一步,免除了我们这一方的“难题”。

     但先不提我们的白羽毛斗鸡之王,我很担心你。如果对方的巫师想要寻找可供训练的龙,作为龙的重要产地,喀尓巴阡山脉多半会是他们开始着手搜寻的地区之一。我不知道他们能有什么手段能让野生的龙乖乖就范,但显然不会是走近它们的巢穴,礼貌地敲门问好。我的建议是,避免接触人类,不管是麻瓜还是巫师,尽可能藏好需要你监视,或许该说,需要你保护的龙。

诸事顺利,

T. S.

     纽特看着信纸上的字又一点点消失,最后信纸也燃烧起来,变成他脚边灰黑的残余,一阵风吹来,很快就不见了。他偏头看看希尔达,猫头鹰这时注意力已不在他身上,正忙着用喙打理羽毛。纽特看了她一阵,一边的翅膀似乎有子弹留下的擦痕,幸好没有真正中弹,伤口处似乎也早已不再流血,比起治疗来说,她看上去更需要休息。

      纽特打开箱子,“你可以先进去休息。食物和水我想应该都在老地方。”他对希尔达说,“忒修斯的回信可以等一等,我有些事情需要确定。” 希尔达琥珀色的眼睛转向他,之后抖了抖宽大的翅膀,长长的飞羽轻柔地拂过纽特的手背,她飞进了箱子里。纽特在她之后重新合上箱子。

     “荧光闪烁。”他拎着箱子,举起魔杖,向山洞更深处走去,渐暗的天光在他身后逐渐消失。忒修斯的来信仿佛让他先前不太好的感觉变成了现实。尽管龙是领地意识很强的动物,但母龙绝不会轻易抛下孩子去和入侵者对抗,她会拼命守住龙蛋。而且龙蛋出现的位置非常不对劲,离洞口太近了,纽特一边往里走,一边用杖尖的光四下查看。威尔士绿龙和赫布里底黑龙都会选择把蛋藏在洞穴深处。由于赫布里底黑龙的蛋孵化期在较为寒冷的冬春季节,它们甚至会用石头给蛋搭建简易的保温火炉,而威尔士绿龙在孵化期间绝不离开巢穴。按现有的纪录估算,成年乌克兰铁腹龙体型庞大,那些蛋的位置怎么看都不像是处于母龙概念里的安全范围。

     咔嚓。有什么东西在他脚下碎裂。纽特倒退一步,放低魔杖。脚下碎裂的白色蛋壳反射着魔杖的绿光。他凑近看了看,蛋壳很干净,没有之前看到的白色伪寄生生物,四周也没有小龙的尸体,这应该是自然孵化过后的龙蛋壳,较大的那块还保留着完整的弧形,这么说这里才是龙蛋之前在的位置。他又退开几步,借着魔杖的光芒四下查看,发现脚下的岩石一片焦黑。山洞的地面虽然本身就不平整,但他四周这些破碎的石块断面看上去非常新鲜,看上去和洞外那些痕迹出自同一对爪子。他重新抬高魔杖,打量周围的石灰岩壁,右手边的岩壁上有液体喷溅上去的痕迹,那颜色在魔杖的光下呈现棕褐色——不是龙血的颜色,而且喷溅痕迹的起点大概和他的肩膀位置一样高。(注9)附近的地面上,还有一块显然是被什么东西撕下来的布料,那上面也有类似的痕迹。

     纽特倒抽了一口冷气,转身跑出了山洞,他得找到马克西姆,而且要尽快。

     “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这么写,斯卡曼德先生。”他的出版商奥古斯都.沃姆(注10)冲他挥舞着一页纸,“听听看, ‘为了押韵牺牲事实’、‘许多看上去是修辞艺术的内容又应当以字面意思来理解’ ” 沃姆翻翻眼睛,“Bestiarium Magicum 影响卓著,作为新人这么制造话题可不是明智之举——”

     “沃姆先生,我无意引起不必要的争论。”纽特不安地转转眼珠,“听我说,我之所以那么写,是因为每一个字都是千真万确,确有其事。”

     “那就试着说服我,让我有足够勇气允许你把这些疯话放上去。”

     “比方说这一句——”纽特神奇地从他的手提箱里变出那份古老卷轴。

     纽特看着又一次在他脚边狼吞虎咽的小龙,仍然不敢相信自己惊人的好运气能有第二回。

     他从废弃龙巢中像个冒冒失失的傻瓜一样狂奔而出的时候,已经在脑中设想过多种糟糕的可能性。很显然,他和忒修斯都迟了太久,袭击龙巢的应该就是忒修斯信中说的那些人,而那条母龙多半也已经被强行带走,否则她一定会设法回来照看自己的孩子。纽特一边全速奔跑,同时小心地避开脚下的岩缝,一边回想洞中的情形,那些人一定也想过带走龙蛋,至少他们曾经设法移动过龙蛋来把母龙引出巢穴。马克西姆恐怕是唯一一只提早孵化的小龙,而且足够幸运,在这场混乱中无人注意地成功逃向提供掩护的树林。他想起小龙身上结痂的伤口,胸中升起一股没来由的怒气,那小家伙连喷火都还不会。

     “该死——”纽特脚下一滑,接着连人带手提箱滚下碎石坡,等他再回过神来的时候,人已经摔到石坡下的草地里了,好在他还紧紧攥着箱子的把手。他痛得眼冒金星,但还是挣扎着站起来,这时他感觉有什么温热的东西沿着脸颊流下来。他用手背蹭了蹭,意识模糊地盯着那片红色半天,才慢慢反应过来那是血迹。

     晚霞此时只剩树梢上一点点猩红的细线了,深蓝天幕上群星的身影已经开始出现。“Episky。”纽特艰难地抽出魔杖,指着自己的额头咕哝了一句,感觉到血止住了。或许他该庆幸自己的魔杖没有摔断,他一边跌跌撞撞地继续往森林的方向走去,一边模糊地想道,我得在那些人之前找到马克西姆,森林离他越来越近,忒修斯说的没错,现在它是需要我保护的龙了。

     等到纽特终于沿着白天的路线走到森林边缘时,天色已经完全黑下来,而他的头脑似乎也稍微清醒了一点。担忧逐渐取代了先前的焦躁——他不知道这么大一片森林该从何找起,但就这么等着更是毫无帮助。“荧光闪烁。”他轻声念咒,迈进了森林。

     事实证明,天黑之后人在森林里乱转毫无作用,有好几次,纽特总觉得有什么东西在暗处盯着他,但每次转身都毫无发现,而他的头又开始疼起来了。太危险了,一个声音在他脑子里嚷嚷,喀尓巴阡山脉从来不缺能弄死你的野兽,你现在这个样子,连只猞狸都对付不了,趁着意识还算清醒,赶快找个地方扎营。

      他还算没彻底失去理智,因此依言照办,依照前一晚的步骤设下防护咒语与屏障,点燃篝火,他慢慢坐下来,皮箱在他手边,“火焰熊熊。” 这是他睡着——或者昏迷——前用的最后一个咒语,无论如何,最后那点意识只够让他瞄准了。

     纽特觉得自己看见了那只金属色,小小的龙,它正像只窝在壁炉边上的家猫一样懒洋洋地打哈欠。“我肯定还在做梦。”他喃喃道,“要么就是把这辈子的运气都用光了。”小龙听见动静,朝他的方向抬头看了看,但是他又睡着了。

     等他再度睁眼时,天刚刚破晓,他的意识终于清醒不少。因此正对上那双猩红色的眼睛时,也没有发出可能会惊醒半个森林的生物的怪声——小龙又向他露出了那个“我饿了”的可怜表情。

     

     那之后,纽特顺理成章地成了马克西姆的监护人,或者,用忒修斯后来在信中的说法,“提供庇护所,带它打猎,确保它顺利长大到成年为止,还有什么好说的,你基本上就是它的老妈。” 纽特对着信纸翻翻眼睛,随后把它收进箱子里,和之前那些来信一并保存。

     说到打猎,纽特很难不觉得整件事既丢脸又好笑。上学时擅长飞行的人是忒修斯,纽特那时虽然飞行课成绩尚可,但魁地奇比赛时只有坐在观众席上观看的份。因此,一开始的时候,他并不怎么喜欢骑着飞天扫帚带小龙去猎鹿这个主意,但是他箱子里养的鸡早就不能满足小龙日益增大的胃口了。另一方面,现在是夏季,六月份左右新生的小鹿会躲在高草中以求避过各种天敌,再加上小龙确实需要学习生存技能,骑扫帚打猎这个选项似乎不可避免。终于有一天,他从箱子里翻出了自己落满了灰的“银箭”,凡事总有第一回,他这么安慰自己。

     结果第一回以他差点撞死小鹿和他自己告终。“五十英尺的俯冲不是那么轻易就能刹住车的,我的弟弟。”忒修斯的来信字里行间都带着止不住的笑腔,“但是你需要的只是多加练习而已。说到打猎,你知道自己是有魔杖可以用的吧?”是啊,多加练习。夏天接近尾声的时候,纽特的打猎技术——无论是飞行还是咒语准头方面——已经算得上大有进步,但这都比不上几个月后的另外一个发现让他高兴。

     “火焰熊熊。”夏末的某天傍晚,他对着营火默念咒语,一道火舌从杖尖喷出,这本是再日常不过的举止,但他的眼角余光瞥见正在撕扯鹿肉的小龙突然停下了动作,充满兴趣地打量着他。

     “急什么,你还要再等一阵呢。”纽特当时随口回答。

     

     喀尓巴阡山脉的冬天可以非常残忍无情。一次大雪中,他和马克西姆走散了。纽特深一脚浅一脚地踩过雪地,想也不想地就用火焰咒开路,不知道过了多久后,他发现自己这下不是唯一一个这一带涉嫌滥用火焰的生物了,体型相比夏天大了好几倍的马克西姆正以火焰回应他的呼喊。

     那时纽特才明白过来之前那两次见面压根就不是运气。幼龙就是天生被火焰吸引。

     “放心,不是所有人都认为那是个人生哲理式的、纯粹修辞意义上有意义的句子,这点我向你保证,斯卡曼德先生。”沃姆揉了揉突突直跳的血管,“语言文字的妙处就在于其不确定与可供人自行解读——”

     “Bestiarium Magicum 不是文学作品。”纽特指出,“它本该是份魔法动物研究的指导性著作。”

     “你听上去就跟那些满口 ‘科学’ 的麻瓜们一样。”

     “那么再看看这一段,沃姆先生。”他继续展开那张卷轴,“这里很明显在暗示龙喷火,所以很自然地他们无法忍受大面积的水体。这与我看到的事实完全不符合——”

    

     最初的恐慌过去后,整个冬天,除了偶尔下山去附近的小规模居民点购买补给之外,纽特再也没在山里遇到过人类和其他的龙,忒修斯的来信也没提到过战场上有龙出现。他甚至一度幻想那些巫师可能放弃了驯龙参战的打算。但是1917年的春天,他们去库尼贡达湖畔(Lake Synevyr)抓鱼时的发现,证明这不过是他一厢情愿的想法而已。

     他们发现了母龙的尸骸。

 

Notes:

9. 并没有什么痕迹学考据,这里都是笔者胡扯。

10. Augustus Worme,隶属默默然图书出版机构(Publisher Obscurus Books)同样是这位出版商帮助纽特出版了他的《怪兽及其产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