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计阅读时间: 10 分钟

     “对于龙的一个常见误解:它们并不喜欢待在水边,因为水会削弱它们强有力的喷火能力,而火焰是龙赖以生存的重要武器之一。至少,上述说法对乌克兰铁腹龙来说并不成立。作为喀尓巴阡山脉的主要掠食者之一,乌克兰铁腹龙和它的邻居们——猞狸、狼与棕熊——存在着不少有趣的相似之处。比方说,鱼,同时存在于棕熊和火龙的食谱之中。”  ——《乌克兰铁腹龙简史》

     “斯卡曼德先生,这么多年的研究之后,您认为自己最重要的发现或成就是什么?”《怪兽及其产地》第三十二版发表,同样也是初版发行四十周年纪念的庆祝酒会上,有人向站在演讲台上的作者提问,“是狼人注册法案与狼人注册办公室的成立吗?还是推动立法禁止在英国境内实验性繁育神奇动物(注11)?”

     “这恐怕说来话长。”演讲台前的纽特.斯卡曼德已经头发花白,但那双绿眼睛依然锐利明亮,一阵长长的停顿后,他重新开口道,“能够推动魔法界对于神奇动物的认识与管理,这确实让我深感荣幸。但遗憾的是,对于这个问题,我能给出的答案恐怕不是什么具体事件。”

     “正如我在这一版中的序言所说, 我非常嫉妒那个几十年前躲在卧室里花上个把小时解剖霍克拉普的小男孩,嫉妒未来等着他的无数冒险(注12)——毕竟,我现在的身体状况已经不允许我像年轻时那么活跃了。但这并不意味着魔法动物学对我的吸引力到此为止,恰恰相反,和所有魔法相关的研究一样,这门学科的绝妙之处在于,无论自以为了解多少,我们永远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尽管这最简单的道理,似乎从刚刚接触保护神奇动物课的一年级学生到最富有经验的探险家都知道,但我仍然愿意宣称,这是我多年来最重要的发现,同样,它也是今天这本书存在的原因:对于魔法动物学来说,它应当仅仅是起点的门把手,而非棺材上的最后一根钉子。”

     他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语气轻快,眼神明亮,让人觉得他似乎又变回了那个满怀希望的年轻人,仿佛中间过去的半个世纪不存在一样。

     但回到1917年的冬春交界,那个真正的年轻人可不在乎那本尚未诞生的书、魔法动物学如何发展之类太过远大的事情,值得他担心的事情已经够多了,比方说,在欧洲大陆另一边作战的兄长的安危,再比方说,敌方驯龙巫师(和他们的龙)的潜在威胁,而其中最重要的是,他那只体型日益增大的龙下一顿该吃什么。

      他必须承认,自己是真的不知道乌克兰铁腹龙到底有没有冬眠的习性,但马克西姆整个冬天都显得很精神。因此,他仍然会每天出门打猎,战果时好时坏,有时也会空手而归。猎物大部分时候是马鹿,情况艰难时他偶尔也会顺一两头当地麻瓜牧民饲养的家畜,有时候如果他身手够敏捷、运气够好,他还能带回一两只活的野兔供小龙练习玩耍——马克西姆现在的个头长大不少,无法像夏天时一样趴在他的肩膀上跟他一起行动,只能留在山洞里等他回来。尽管纽特依然记得定期施加防护魔法,以防麻瓜或巫师发现他们的新山洞,但他外出时仍不免担心。巫师的大部分防护魔法对龙几乎都不起作用,这也是马克西姆前两次都能无视他设下的屏障、顺利找上他的原因,如果小龙想离开山洞再容易不过。纽特本想把小龙收进手提箱中,但他也不会带着箱子打猎,再加上这是马克西姆的第一个冬天,还是尽快习惯他自己的环境比较好——

     “是啊,我懂,第一次当全职家长难免会过度保护。”忒修斯的回信语气揶揄,“春天快来了,听上去你也该让它出去转转了,我的意思是,它要是真想出去,你也拦不住。”

     他飞回巢穴的时候,发现马克西姆正趴在洞口晒太阳,觉察到有人接近,它警觉地睁开猩红色的眼睛,发现来人是纽特之后,便重新收起长而锐利的爪子,不紧不慢地换了个姿势,让另外半边身子继续感受春日阳光的热力。纽特有些好笑地打量着它,这半年里,马克西姆长得很快,刚发现它的时候,它大概只有家猫大小,而现在个头已经接近一头成年虎了。尽管先前包裹双翼的膜已经褪去,但马克西姆现在也只能勉强展开和收起双翼,它还不会飞行。纽特也并不着急,大部分龙要满一周岁才知道如何使用翅膀,马克西姆还有大把时间。

     不过也不能太放纵它,纽特放下扫帚,或许该带它一起出去了。“明天我们去郊游。”他心不在焉地挠着马克西姆的脖子,如是宣布道。

     库尼贡达湖位于奥泽纳山(Mount Ozerna)的山脚附近,离纽特最初发现废弃龙巢的位置单以直线飞行距离衡量并不远,他在冬季打猎的时候也会路过这一带。湖在冬季的时候似乎不会封冻,纽特记得许多个灰白寒冷的早晨,他的扫帚尾端擦过冷杉林树梢上的雪,平滑如镜的灰蓝色湖面上映出他自己疾驰的倒影。最近一次外出时,他发现山脚一带的积雪已经融化,林间的鸟鸣声也变得比过去丰富不少。

     但飞行距离和步行距离完全是两回事。天一亮,他就带着马克西姆离开了巢穴,经过乱石和草场时没花什么功夫,但再往下进入成片的林区就不那么顺利了。融雪让脚下的土地变得湿滑,而马克西姆显著变大的体型也让他们在林间穿行时困难了许多。纽特发现自己时不时就要按耐住类似用火焰咒扫清道路、或者骑上扫帚蹬地起飞的冲动。或许他变得比自己想象得更像条龙,而且不是什么好的方面,纽特多少有点烦躁地想道,就连行动不怎么方便的马克西姆都显得比他有耐心。这是他们找到新洞穴之后,小龙第一次离家那么远,一路上,相比破坏欲,好奇心明显占了上风。纽特看着几步远外对一簇开花灌木产生了浓厚兴趣的马克西姆,耐心地等着它探查完那些花朵,接着丧失兴趣地跟过来。

     等他们到达库尼贡达湖边的时候,时间早已过了正午。纽特的靴子底沾了厚厚的一层泥,“清理一新,”他咕哝道,等他抬头时,发现马克西姆已经窜进了碧蓝的湖水中,“等等——”,他脑子里已经开始闪过诸如“如何把溺水的龙捞出来”之类的疯狂念头。

     可令他震惊的是,就他所知是第一次下水的马克西姆似乎天生就会游泳(注13),强健有力的四肢伸展开,仿佛船桨一样将水熟练地拨到身后,尾巴配合身体的动作摆动着控制方向,而尚未发育完全的翅膀则紧紧收起以减少阻力。纽特看得目不转睛,完全忘记清理另外一只靴子,他注意到,尽管大半身体在水下,它的口鼻部分还稳稳地保持在水面上,纽特看着它向湖心划去,这么说即使会游泳,火龙还是需要保持吻部干燥以免影响喷火——

     然后马克西姆就迅速扎进了水下。

     等它再冒出头来时,嘴里叼着一条还在扑腾的鱼,接着,它把鱼抛起来,又伸长脖子接住,三两下就把那条在阳光照耀下闪着银光的鱼吞了下去。然后它把脑袋转向了岸边已经看呆了的纽特,仰头向天空吐出一簇长长的龙焰。

     “爱炫耀的家伙。”他虽然这么说,声音里是满满的笑意和骄傲。

     湖水被冷杉树林环绕,湖边几乎都是长满了树的陡坡,土质潮湿柔软,不是特别理想的露营地。纽特绕着湖走了大半圈,终于找到合适的扎营地点。他站在岸边,举起魔杖,杖尖喷射出一串耀眼的橙红色火花,等他看见另一边的马克西姆也以龙焰回应,这才放心地钻进箱子。等他做完日常维护清扫,写完日志,从箱子里探出头时,发现皮箱周围的地面上都是些半死不活的鱼,纽特愣了一下,随后反应过来,这多半是马克西姆的礼物。他爬出箱子,走向岸边,同时留意不要踩到那些鱼。

     他抬头望去,发现马克西姆正巧向他的方向游过来,这一次它似乎是在拼命拖着什么沉重的东西往前,看上去吃力极了,仿佛随时会被拖进水底。纽特没有浪费时间,他召来银箭,想也不想地飞向正在奋力挣扎的马克西姆,接近后,他看见了一截结实的金属链从马克西姆的嘴边露出,链子另一头似乎连着什么很重的东西,隐没在水下。

     他下意识地施了个悬浮咒,同时控制扫帚慢慢上升,仿佛过了很久,那一头的东西终于缓缓浮出水面,停在半空。

      尽管残缺不全,纽特还是勉强能辨认出那是具成年龙的骨架,庞大的、滴着水的、白森森的骨头被夕阳染上了一层诡异的暖色,而映照天空的湖水现在看上去像是血海。

     “希尔达?”忒修斯有些意外地看着大白天不声不响地出现在他营房里的雕枭,“我不是说过要在晚上来吗?”他警惕地看了看四周,附近没有人,于是迅速上前解下了她腿上绑着的信筒。希尔达也很聪明地没有多停留,立刻悄无声息地飞走了。忒修斯取出信,展开信纸,一眼就认出来是纽特的笔迹。

 

Notes:

11. Fantastic Beasts and Where to Find Them, p.vi. 

12. 前面这段话确实出现在第52版的序言中,但这一段时间点相关则是笔者杜撰。

13. 同样参考water monitor 一类的巨型蜥蜴。不,别问为什么火龙要参考水生蜥蜴,就是想这么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