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计阅读时间: 4 分钟

summary: 伯伦希尔登舰战结束后,亚典波罗冲进了波布兰所在的医疗舱。

warning: 血糊糊的pwp,现在跑还来得及。

“是啊,我还没死呢。”波布兰头也没回地说,他正试图单手穿衣,最后一颗扣子还没就位。但亚典波罗反常地并没有接他的话茬,他的嘴巴都快绷成一条线了。他一言不发地走进医疗舱。门在他身后缓缓合上。

“是你啊。“波布兰兴趣缺缺地说,”我还以为会是哪位美人——“他话没说完,脸上就挨了一拳。

肾上腺素和止痛药的作用还没下去,他没觉出多少疼来,而且亚典波罗挥过来的拳头带风,但准头差得要命,几乎都打在他身后结实的墙壁或者其它玩意上,没真的碰到他包着绷带的地方。

“你发什么疯?”波布兰火了,他也不打算让步,两人很快扭打在一起。

“你他妈的什么毛病。”波布兰气喘吁吁地说,他嘴巴里一股浓重的血味。波布兰攥紧了对面人的下巴,后者嘴角在刚才的磕碰中破了一块,双臂则被脱了一半的外套绞在身后,保险起见,波布兰又用一条合成纤维带子把他的双手捆了个结实,“想杀我非要挑现在吗?“

“我听说先寇布中将也阵亡了。”亚典波罗惨笑了一下,嘴角的伤口又裂开了。
波布兰迅速明白过来,他不是没有经历过类似的状态。年轻中将看着他的眼神里有一股让人害怕的疯癫劲,不是那种“滚远点”的敌意,而是一心求死者看着刀锋和水面的眼神。他就差把“伤害我“用红色粗体字写在脸上了。”我以为你没有幸存者愧疚这玩意。”波布兰把他压在墙上免得他继续挣扎,同时抓着后者的领巾,那上面已经沾了些不知道是他俩谁的星星点点的血迹,”我想也差不多了,不过一年前那时候你可是镇静得很——“

亚典波罗别过脸,不再说话了,他把头往后靠了靠,接着重重撞向对面的人。

“你这个只知道打架的白痴,亏你上的还是军校。”波布兰忍着把人摔到房间另一头的冲动——说不定还正合了他意,骂道,“对付这种事比打得你死我活有更容易的办法——怎么,你们独身主义者就不上床的吗?”

波布兰进去的时候,尽管亚典波罗痛得脸都白了,还是一点声音都没出。但让波布兰意外的是他主动地惊人,脑袋向前凑过来仿佛是要索吻,只是咬得太紧的牙关出卖了他。

“省省你的头槌吧。”波布兰一把抓住他的后颈,手指埋进头发里,“我的脑袋可挨不住这一下。再说我们等一会儿还是需要某个人正常运作的大脑指挥舰队。”他进得更深了些,明显能感觉到面前人痛得呼吸一滞。他握紧了放在亚典波罗后颈的手,后者的脉搏在他掌下微弱地搏动着。“放松点。”波布兰说,“对你我都有好处。”

他的手臂仍然被剪在身后,波布兰想了想,腾出一只手干脆抽掉了被扯得乱七八糟的领巾,捏着亚典波罗的下巴让他开口,把领巾塞进去——总好过看他把舌头咬断。

而亚典波罗还想抬腿踢他,于是波布兰抓住他一只不安分的脚踝,折起对面人的一条腿,压着那条腿进入到更深的地方。他能感觉到亚典波罗在一个劲儿地发抖,要不是背后的墙壁和波布兰环着他的手臂,后者现在能站着就是个奇迹。

更多次进出和一点润滑剂。亚典波罗紧缩的肩膀逐渐打开,呼吸声也变得紊乱细碎。波布兰几乎有种他正在变得柔软的错觉,或许不是错觉,因为接下来后者把脸埋进波布兰的肩窝,有什么温热的东西渗进了他的衬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