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计阅读时间: 6 分钟

简介:最终话,所有人从国立精神卫生中心逃出来之后。亚修,辛和白在一辆车上。

     从楼顶下来后,他们并没有花很久就找到了来时的车。白自动自觉地坐进驾驶席开车,亚修奢侈地霸占了后座宽敞的空间,并且脑袋一碰到座位就下线一样睡着。辛想了想,脱下自己的外套,从前排扔了过去。与此同时,五百块(不含税)一次的职业杀手先生正忙着规划一条回城里的路,避开所有蜂拥而来的警察和消防车。

     等车平稳地开向城区的时候,白突然开口:“我一直很好奇,你究竟多大了?”

     “干嘛?你要查我ID吗?”

     白摇摇头:“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你看上去太小了。”

     “华人就是娃娃脸,我们不变老。”辛耸耸肩,“别看扁人了,挡光的大家伙,我以后自然会长得很高的。”

     “毫无疑问。”白发现自己正在忍着不笑,“不过你现在的身高当枪托很合适,而且意外地很稳当。”

     华人少年发出一些模糊的抗议声,但最终只是冲他翻翻眼睛。白决定换个话题。

     “你就不好奇我是谁?”

     辛像个小孩子一样掩住了一个哈欠:“这是那种答错了就要被你杀人抛尸的问题吗?”他回头看了看后座上睡得正香的亚修,“我知道你曾经是李月龙的保镖,愿意为了冒生命危险救亚修,够了吗?”

     “足够了。”杀手先生说,“知道得少未必不是好事。”

     “是啊。”少年意外地安静下来,偏头看着车窗外逐渐变淡的幽蓝。

     白说,“你对李月龙又知道多少?”

     “歇斯底里的大小姐。”辛说,“华龙变成废人多半跟他有关……我知道他对亚修有奇怪的执念,为此不惜把英二牵扯进来。我跟亚修决斗只是为了让所有人都满意——至少别因为肖特的事情再纠缠不清,但是他,我搞不懂他在想什么。”

     白点点头。“那我接下来要剥夺你无知的奢侈了。”

      让游刃有余、想法很多的杀手先生稍微感到意外的是,辛听完李家长长的家族史之后沉默了一会儿,最终只说了一句:“明白了,我会想办法的。”

     “你有什么办法?”白有些好笑地看着他。

     “找上门说清楚呗,不肯见我就打上门。”辛很不可思议地看着他,“不然呢?”

     或许我真的上了年纪。白想。

 

     “我要吃点东西。”辛突然说,“我就要饿死了。”

     “我们还在躲避警察,不可以随便停车。”杀手先生说,“因为一张违停罚单被捕会让我从此在专业领域里抬不起头。”

     辛瞪着他。“卡在通风管里就让你很骄傲了吗?”

     差点抬不起头的杀手先生一度很想伸手去揉揉险些脱臼的下巴,但是他忍住了。“开玩笑而已。”他说,“那我们在下一个街角商店里买点东西。”

     辛摇摇头。“不要。这个点随随便便走进一家店也很可疑,而且我也不熟悉这个区。”他像个重回领地的小兽一样警觉地打量着街区,“我知道有个地方,那里可以吃到真正的食物。”

      白挑起一边眉毛。

      “你去吃上一星期的鸡汤面条罐头和士力架试试。我搞不懂白人怎么能忍受这些。”辛说,“下个红绿灯左转,再下两个右转,看到还亮灯的红色店招就停下来。”

     白看着那个穿着背心的小个子熟门熟路地溜进一家中餐馆。街灯逐渐熄灭,但纽约还没醒过来,他听见吹过高楼和树枝的呼啸风声,通常这会让他多愁善感一会儿,想起冷酷的家乡、再担心一下狙击子弹会因为风速产生的偏差之类,但现在他只觉得平静,并且觉得自己可以再等上一会儿。

     外套下,一个金色的、睡得头毛乱翘的脑袋露了出来,“他确实没法让人讨厌吧?”

     “你听了多久?”白从后视镜里看着本来该睡死过去的人睁开绿莹莹的眼睛。

     “不太多。”亚修狡黠地看着他,“所以你真的卡在通风管道里了?”

      “我觉得我就要名声扫地了。”杀手先生干巴巴地说,“没有人注意到我还打下一架武装直升机吗?”

      “年纪大了就乖乖退休吧。”亚修坐起身,辛的外套从他身上滑下来。

     “我在月龙家看到他时就这么觉得了。”白突然说,“他是个很可爱的年轻人。”

     “他很敏锐,但你别想染指下一代了。”

     “或者说很真诚。”

      “是啊,听他一说,我可真感动,你愿意冒死救我,虽然没什么用。”亚修说,“老师。”

      “你本来就是我最喜欢的学生。”

      亚修还想再说点什么,感激的,刻薄的,或者二者兼有的。但车门被拉开了,食物的香气传来。“你们说什么呢。”辛拎着冒着热气的外卖盒子坐进来,外面还有点冷,他忍不住打了个冷颤,先拿走了自己那份。

 

     “所以这蹩脚冒险电影终于要演完了吗?”亚修抢走最后一只虾饺,并在辛的抗议声中沾着薯条里剩下那点番茄酱吃了下去,“可终于是结束了啊。”

     “真是冒险电影,故事就应该在我们沿着公路跑掉的时候开始播放片尾曲和致谢名单。”辛把空了的外卖盒子重新收进塑料袋,抗议道“也不会有你用食物残渣弄脏我外套的部分——”

     “好啦,再次出发之前,你们就不想看看这里有什么吗?”白撕开包装纸,准备掰开那一小块幸运饼干。

     “不想,我没那么迷信。”亚修别过脸。

     “不想。真正的中餐里根本没有辛运饼干这回事。”辛说,“就是拿来骗你们的。”

     白没有理会他们,自顾自打开车内灯,读了起来:“未来始于你们脚下——”

     “蹩脚电影!”两人异口同声地说。

      这时天亮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