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计阅读时间: 9 分钟

水族馆日常与非日常。兼职讲解员肖时钦&潜水员王杰希。

王肖王群(372537234)里的活动文
标题致敬特里.普拉切特的同名短篇。

1
那三个孩子掉下去的时候,王杰希还在水池另一端缓缓上浮。等到他登上平台,准备换新的喂食箱重新下潜时,注意到了不远处躁动不安的人群,有人在大喊保安和救生员。然后他看见了肖时钦,后者甩开外套,踢掉鞋袜,纵身一跃——

2
”大神仙鱼,”肖时钦说,稍稍提高了声音以便盖过周围嘈杂的游客,“Pterophyllum scalare,最有名的淡水观赏鱼,这一只是人工繁育出的锦鲤种——”
他身后的小朋友们茫然地看着他,肖时钦转身发现刚才还隔着玻璃好奇打量他手指的鱼,此刻已经躲进水草的阴影里。
“看来它暂时还不想见你们,”肖时钦打趣道,无视自己发酸的脚跟,“不过没关系,我们继续往前走,慈鲷科里好看的不止它们一种——”
“鲨鱼!!”有个尖细的声音响起,“他们在喂鲨鱼了!”
一听到鲨鱼,刚才还显得百无聊赖的小朋友们立刻顺着声音跑过去,挨个趴到栏杆边。肖时钦不用看也知道,天井底部正是软骨鱼池,远远的,他看见几只鳐鱼凑近,玩闹似的从潜水员手里夺走食物。一条体型较小的棕褐色鲨鱼悠哉地游了过去。
“大白鲨呢?”一个小男孩尖声问,“大白鲨在哪里?”
他觉得脚跟痛得更厉害了。

“我有时候还挺羡慕你们的。”肖时钦端着两杯咖啡走进门,环顾四周,最终用脚勾过一只翻倒的板条箱坐下来,他的脚跟差点舒适地叹息起来。
“嗯?”王杰希没回头,正把案板上的肉塞进绞肉机里。
“忙你的。”肖时钦一边说一边伸直了腿,“我带了咖啡和饼干来。”
王杰希点点头。他从机器里取走碎肉,把肉和案板上别的什么深绿色食料混在一起。气味不太好,不过两人都习惯了。肖时钦把他那份吃完的饼干包装纸揉成一团,丢进办公桌边的垃圾桶里。
“没吃午饭?”王杰希瞥了他一眼。
“没。”肖时钦喝了口咖啡,“有个小学临时改了行程,提前到中午来了。”他摘下眼镜,揉揉眼睛。
“那你也许该考虑学潜水。”王杰希突然开口,“考个潜水执照不难。”
肖时钦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他是接自己刚才的话题。他看着王杰希把准备好的饲料装进手提塑料箱里。“……我怕水,游泳和潜水都……”他说,“再说我不讨厌小孩子,只是有时候觉得流行文化是不是误导他们太严重。”
这次换王杰希扬起眉毛了。“我一直不懂,你是个鱼类生物学家。”他说,“你怕水就跟鱼怕水一样奇怪。”
肖时钦有点尴尬地笑了笑,但并不打算进一步继续谈下去,他看了看表,“马上还有一队,我该走了。”他站起身,走到门口,又回头问了一句,“你晚饭想吃什么?”

3
主水体(珊瑚礁区)占了水族馆一多半的区域,从顶端到最下层足有四五层楼高,还要保证喂到每一条鱼,一切顺利的话,两个人负责至少也要花去三小时。刘小别已经率先从平台跳进去了。王杰希锁上平台通往游人步道的栅栏门,转身调了调潜水镜,戴好脚蹼,等了片刻确认氧气流供应正常后,也拎着喂食箱潜入水中。
水流很快包裹住他。他娴熟地划水,不紧不慢地靠近浅层的一处鱼群聚集地。这是他一周中最放松的时候,这份工作的好处就是不用费什么心和人交谈,所有的交流都可以用手语解决,而且作为长驻兼教练潜水员,工资虽然不高,还足够付他的房租和账单——当然是合租。
这城市的整体治安实在拿不出手,稍微安全点的地段房租惊人。最初的半年,他甚至差点干脆搬回佛罗里达,或者跑去加州,当个潜水教练。仔细想想,除了要和人打更多交道之外没别的缺点,钱赚得多,气候还要更好。最终阻止他带着大把游客在清澈碧蓝的海水里畅游的,倒不是这城市越发不景气的房地产市场,而是不远处正在努力和小朋友们讲故事的那个戴眼镜的年轻人。他水族馆的同事,兼分摊一半房租的室友。现在还要加上一条,怕水的鱼类生物学家。
他悄无声息地游得近了一些,从喂食箱里拿出一小把饵料,像撒碎纸屑一样一点点放出来。鱼群犹犹豫豫地在盘算要不要靠近。这倒不是什么电影似的浪漫一见钟情故事,他想,还没到那程度,再说肖时钦确实是个不错的室友。安静,温和,讲道理,生活和卫生习惯很好,像株无害的室内植物,像他在客厅里养的那些观赏淡水鱼。
现在淡水鱼同事领着的那群小鸭子注意到他身边聚集的鱼群了,几只小手指向了他,还有几只冲他挥了挥手。肖时钦却没有注意到,他正低头向几个小鸭子解释说明牌上的东西。
淡水鱼一如既往人畜无害。鱼群中最强壮的几条又凑过来,还想要更多,王杰希轻轻地把它们赶开,去照顾那些不那么强壮的,原则是每一条都要喂到。他又往那个方向瞥了一眼,只看见肖时钦的帽衫后张牙舞爪的八爪鱼,淡水鱼如今不小心吐露一个谜题,而他很好奇谜底。
王杰希向那几个眼神不错的孩子点点头,接着又潜到他们脚下的水层去了。

导览快结束的时候,即将前往下一个展区时,肖时钦忍不住抬头仰望淡蓝水体,他只看见一群缓慢游过的蝴蝶鱼。别想了,他摇摇头,何况潜水面罩让人根本分不清谁是谁。“我们接下来要去看的是水下展区——”

4
王杰希回来的时候,肖时钦正抱着笔记本坐在沙发上,从他脸上的表情来看,应该是在改本科生的作业。
“晚饭在灶台上。”肖时钦头也不抬地说。
王杰希嗅嗅空气。“你又做了咖喱。”他声音里有一点点责难的味道。
“你说了‘随便’嘛。”
“嗯。”王杰希走向厨房,烧了水,把咖喱饭放进微波炉里转了几圈,水烧开之后泡了茶。热气缓缓氤氲上来。
“洗澡了?”他端着杯盘在沙发另一头坐下来。
肖时钦点点头,目光仍然没离开屏幕。
“不怕水了?”
“……啊?”肖时钦眨眨眼,王杰希跳话题的思路总让人琢磨不透。
“你白天说怕水,难道最近被狗咬了吗?”
“……真要是这样你早就见不到我了。”肖时钦笑出声,“不是那种恐惧,更像是……心理上的。”
“意外事故?”
“你今天好奇心很重嘛?”肖时钦说,“不过现在不是时候,先让我把作业改完……这些本科生,到底有没有仔细看作业要求啊。”
王杰希耸耸肩。他吃完了晚饭,洗好碗碟后,打开电视看起了电竞直播,没忘记调静音模式。一局比赛结束,他起身喂了水族箱里的鱼,回房间打了几局堡垒之夜,再出来时发现电视调到了纪录片频道,海洋的蓝色盈盈映满整个客厅。肖时钦正独占一整张沙发睡得正香,笔电危险地要掉下去。王杰希及时扶住笔电,把它放回矮桌上,又从自己卧室里拿了条毯子。
等有空再问也不迟。他想。
但他们很快就把这事给忘了,直到——

5
他丢掉喂食箱,脚蹼奔跑的啪嗒声被平台的绒面吸走,人群自动给他让了一条路。王杰希皱起眉头,注意到另一边的潜水平台和游客步道的门栏没有上锁。几个游客和保安正合力把其中一个孩子拉上来,肖时钦冲他们点点头,又转身游向下一个孩子。
王杰希确认好氧气流之后,也转身落进水里。他肯定需要帮助,第三个孩子已经不挣扎了。要是卡在狭窄处就麻烦了。他想。幸好有鲨鱼的开阔水域箱和这里隔着一层。

6
肖时钦再睁开眼,看到的几只悠然的神仙鱼缓缓游过一片蓝色。
我跳进去的明明是大西洋珊瑚区。他模模糊糊地想。不是淡水缸。
然后他听见拖鞋踢踢踏踏走过来的声音。“醒了?“有人的声音从他头顶传来。
哦。他看着的是自己的水族箱,所以——
“那三个孩子怎么样了?!”毯子滑到沙发下面去了,“他们之前在玩闹,但——”
“没事。”王杰希弯腰捡起毯子,把它重新盖到肖时钦腿上。“应该是有个粗心大意的潜水员忘了上锁。”
肖时钦松了口气,又苦笑道:“希望他们的家长别告我们。”
王杰希耸耸肩。“那三个孩子都挺好。”他忍住没说唯一一个失去意识的人是肖时钦,后来到达现场的医生宣布他只是因为惊恐暂时昏过去,并无大碍。他想起了早些时候的谈话。
“不管怎么说,勇气可嘉,”王杰希拖过一把椅子坐下来,“不过你是不是说过自己怕水?”
肖时钦吞咽了一口。“对。”他说。
王杰希盯着他。
“非得说吗。”
王杰希继续盯着他。
“好吧,”肖时钦投降似的举起双手,“不是什么光荣的历史。十岁的时候我去潜水,想抓住一条鱼,结果手伸到礁石里卡住了——”
王杰希点点头。
“没别的要说吗?”肖时钦看着他。
“这下合理多了,怕水的鱼类生物学家。”王杰希说,“而且我猜那之后你就没好好学过游泳吧?”
肖时钦低头沉思片刻。“差不多,”他抬起头,“但我游得有那么糟吗?”
王杰希笑了笑。“我建议等你好点了再上脸书或者当地新闻看看,有人录了像。”
肖时钦叹了一口气,倒回沙发上。
“振作点。我做了晚饭。”王杰希说,“而且,我不是来吹毛求疵的,我想问的是,你周末晚上有空和我去游泳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