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计阅读时间: 25 分钟

[访谈翻译][Led Zeppelin] SPS interview with JPJ 12/2001 Part 13-22 加题外话两则

Interviewer: Steve Sauer

Source: http://lemonsqueezings.blogspot.com/2002/03/john-paul-jones-interview-with-lemon.html

翻译&校对:Elynx, nattraven (两人各自习惯格式会稍有不同,但懒得改了(。)

访谈分为22部分+两个额外问题。这是后半段,前文戳我。

快捷导航:

Part 13 JPJ定义前卫摇滚

Part 14 JPJ从未觉得在齐柏林飞艇时期被冷落

Part 15 JPJ谈论抄袭风波:我听都没听过的人在起诉我们

Part 16 JPJ解释齐柏林飞艇和媒体的紧张关系

Part 17 关于女儿Jacinda的音乐

Part 18 JPJ谈论在西班牙的戏剧与文化活动

Part 19 关于苹果电脑给的标题灵感

Part 20 JPJ解释歌唱与歌词的灵感

Part 21 JPJ解释国际版CD中的特别收录曲

Part 22 关于经纪与唱片公司

题外话1 JPJ并不认为齐柏林飞艇有重组的必要

题外话2 John Paul Jones 会来我们这里巡演吗?

 

 

Part 13 JPJ定义前卫摇滚

SPS:大约两年前,9910月,您在费城有场演出。现场版的“Snake Eyes”1让我觉得天!那肯定是受到了些绯红之王2的影响!” 

JPJ:哦真的吗?

SPS: 是的,就是如此,如此的前卫。那些器乐编曲……

JPJ:我们一只认为齐柏林飞艇就是一只前卫摇滚的乐队直到 [] 这个词变得有点儿不太好。我们觉得我们搞过前卫摇滚。人们会问:”你们是哪种乐队?” 我说我弹得很前卫——前卫摇滚——我以为它只是意味着前瞻性的思维而不是别的什么[听不清/]…但是你是对的,“Snake Eyes” 是,哎呀。“Snake Eyes” 是十乘十的前卫摇滚……[] 以及再次重申,我在那个唱片公司3唯一的专辑……

SPS:我喜欢琢磨“Snake Eyes”该怎么弹,我能弹出完美的音调的时候,自然而然就能弹下去,但我的意思是,当音调如此不协调的时候真的很难。

JPJ:是的,确实挺难的。

SPS:我曾经弄明白过,但是之后又忘了。这有点像,“Jimmy的符号是什么意思来着?” “我以前知道。

JPJ:谁知道呢?我不觉得有人知道。

1Snake EyesJPJ 1999年发行的个人专辑Zooma中的一首歌。

2】绯红之王(King Crimson):一支来自英国伦敦的前卫摇滚乐队,成立于1968年。对70年代初期的前卫摇滚运动和许多当代艺术家都产生了影响。

3Zooma 的发行公司是Discipline Global Mobile ,由绯红之王的吉他手Robert Fripp 创立。另外JPJ90年代与绯红之王一同巡演过,故采访者才会在上文提到Snake Eyes 有绯红之王的影响。

 

Part 14  JPJ从未觉得在齐柏林飞艇时期被冷落

SPS: 让我们再回到齐柏林飞艇的话题上来,在您和Bonham”以及“Page Plant”之间曾有过对立或分裂吗?

JPJ: 没有。唯一有过所谓的对立是在非常早的时候,以及那是“PageGrant”和我们仨之间的对立,因为他们之前一起巡演过,有的时候他们会住不同的旅馆!BonhamPlant和我——我们住一间。很大的房间,但是你懂的,那只是旅馆房间而已。这就是所谓的最初的对立。

SPS: 我曾经还听说过您……

JPJ:我是说他们确实单独离开了……那时候我和Bonham回归家庭,他们[PagePlant] 继续他们的旅行。[]

SPS:他们去了摩洛哥?

JPJ:没错,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这并不是乐队内部的两极分化。这有点像他们…… “Stairway to Heaven”就是这么写出来的,因为他们……Robert在威尔士有个小屋,他们俩就一起住在那儿。所以这并不是乐队内部的分裂……(齐柏林飞艇)是个非常紧密的乐队。

 

Part 15 JPJ谈论抄袭风波:我听都没听过的人在起诉我们

SPS:当您在录“Dazed and Confused“的时候,您知道这首歌以前就有了吗?

JPJ:是的,这是The Yardbirds的歌。

SPS:以及这也是Jake Holmes的歌。

JPJ:这我倒是不知道。我知道这是The Yardbirds的歌。但是总的来说,我们那时候歌还不多,但是我们需要进行很多演出,所以Page拿了很多Yardbirds的歌来。

SPS:您是什么时候才知道这首歌还有Jake Holmes的版本?

JPJ:很久之后。

SPS:我并不是在盘问您。

JPJ:这没什么!你可以问,我不……我听都没听过的人在起诉我们[]会出现个名字——“这是谁?” “哦,是吗,行吧!

SPS:在齐柏林飞艇时期之后很久?

JPJ:不,不久之后。我的意思是,在齐柏林飞艇存在的时候。

 

Part 16  JPJ解释齐柏林飞艇和媒体的紧张关系

SPS1979年,在Melody Maker的读者选择奖中,您穿着的衣服的翻领纽扣上写着“ Rock Against Journalism”

JPJ:哦,是的,我记得那个扣子!

SPS:那是什么意思呢?

JPJ:就是它写着的意思!

SPS:这也是在抵制我吗?

JPJ:不,你说你不是记者来着。[]

SPS:至少目前还不是。

JPJ:我在开玩笑。那时候有点矫情。我们在Melody Maker这个奖里的投票率很高。这就是我们……最初他们都讨厌,或看起来讨厌我们。我觉得他们有点恼羞成怒了,因为通过口碑,以及来看演出的人,我们逐渐声名大噪。他们早些时候都不正眼看我们。当他们赶上趟的时候,我们已经有了很大名气,但这与他们没半点关系。我还记得当我们第一次来到美国,读到滚石的评论。我们无法理解,我们对这些人(*指当时的媒体)到底做过什么?因为这支乐队在大肆炒作,那么,你什么意思?炒作?怎么炒?哦你的意思是,通过像你这样的人[指作为艇粉的 Steve Sauer]炒作?而不是媒体。我是说,我们[乐队]没有过任何炒作。我们只是在脚踏实地做好的专辑,我们想着,我们来这是为了表演我们的歌。他们就在旁边指手画脚,哦,这个那个这个”……

我记得有次去纽约,晚上和一个朋友吃饭……突然我就听到,如果你们想被宰的话,今晚就去曼迪逊广场花园看Led Slime去吧。[惊讶地:]他什么意思?””被宰?我们的表演很精彩好吗!Led Slime,行,如果你非要这么称呼……”然后我灵机一动,啊哈!我想打电话过去,那是个脱口秀!没错,立马给我打电话过去!他们说:你好?我说:你好,我想谈谈Led Slime”“好的,请问您是?我说:“John Paul Jones”,然后他们就开始[咔嗒咔嗒的音效][]

SPS:是的,你当然是![]

JPJ:不,他知道的。

SPS:哦!

JPJ:他知道因为他就是个记者。他知道我是谁,他一听到就哦![点击音]好的,下一个电话。因为我要和他说:你他妈的在说什么?Led Slime? ”我的意思是,我们对乐队有强烈的保护欲,因我们知道我们很棒,我们知道会发生什么,我们希望人们对不上我只是想让他滚,但是,werrrrnt! 都说了我必须赶快确认一下!

SPS“Rock Against Journalism.” 有什么方法我能搞到这个胸针吗?

JPJ[]我自己的那个可能还在某个地方。当时看到就觉得这真的很合适。所以这就是我们当时看待媒体的方式。实话实说,是以偏概全。确实有好的人在写一些对的东西。但是,最初的(媒体对乐队)的反应恶意太大了。 你读了之后会想,你说的不是我们吧。 他们真的是指我们吗? 是我们! ”人们到处散播恶毒的东西。有次乐队在巴斯,我记得我读到过说他们是支坦率的乐队或者是我看到了一箱又一箱的新的芬达吉他和各种放大器,是唱片和乐器行业在炒作,和一些类似的屁话,我看到的时候想,你们这些傻逼,我们那一把该死的芬达,我买了个新的,我爸得去担保当然,当人们写这些东西的时候,它就变成了事实,因为没有人… .我是说你不会我干嘛要写呢… “好吧,这些人永远不会有长进,因为……你知道的。但是这些东西变成了事实。我的意思是,它是,管它是什么。别掺和进去。[]

 

Part 17 关于女儿Jacinda的音乐

SPS:您的女儿,Jacinda Jones。您为她制作了张专辑?

JPJ:没能发行。唔,那时候人人都被唱片公司解约,基本上我们找不到人对它有兴趣。但那是张好专辑。

SPS:您还留着它吗?

JPJ:当然!我们录下来了。然后她就转向制作了。动画制作。她是个很好的组织者,很擅长和人相处。她带着……她带着个导演,带着那些人去了各种音乐节(大笑)然后就找到了工作。她很爱那份工作。

SPS:她不再唱歌了吗?

JPJ:是啊。

SPS:您还是应该把它放在合辑里之类的。所有那些齐柏林飞艇的合辑都放出了,没什么新东西。我们应该有个Jacinda Jones 合辑,未公开曲目。

JPJ:真的。(大笑)

 

 

Part 18 JPJ谈论在西班牙的戏剧与文化活动 

SPS:您大概在89-91年做了点东西?那是跟什么有关的?

JPJ:是跟一个叫La Fura dels Baus 的加泰罗尼亚戏剧团体(注1有关,当时他们正准备这个非常、非常奇怪的戏剧首秀…….相当概念性的东西。和我们的混乱不同,但有些地方很像。不过,言归正传,这场戏剧有音乐人参与,戏剧本身也基于音乐。他们实际上还来做了不少很棒的弗拉明戈舞曲。我制作了专辑。 

1. La Fura dels Baus 创立于1979年的巴塞罗那莫亚镇的剧团,以城市剧院,不同寻常的舞台装置,模糊观众与演员界限而闻名。曾为巴塞罗那奥运会进行开场演出。

SPS:然后您还在塞维利亚组织了一整场文化节表演?

JPJ:哦,是的,记忆宫殿。(注2是我负责制作的,但那不是一回事。

2. the Memory Palace / Centro Cultural Flamenco “Casa de la Memoria” 弗拉明戈文化中心,位于塞维利亚的一座十六世纪庭院中,附有博物馆与夜间音乐表演中心。

SPS:是一两年后19911992的事了。

JPJ:对。

SPS:是场政府组织的文化活动。

JPJ:没错。我们有四组作曲家。有两组西班牙作曲家,还有一组是美国人——Tom Andy ——然后我…….算是英国人这边,还有负责组织和制作了整场活动。我们花了两个月……那非常棒!搭了个很大的四声道系统,还有…….“啊,对,我们应该这样混音声音非常棒!想象一种深沉、孤独、电脑合成的……歌声。(听不清)

SPS:您是怎么参与到那场演出里的?

JPJ:因为和 La Fura dels Baus剧团一起工作过。

 

Part 19  关于苹果电脑给的标题灵感

SPS:我准备要说Nosumi Blues——我说的对吗,别告我(No Sue me)?

JPJ:对。

SPS:好。标题是什么意思呢?

JPJ:只为了好玩,好嘛?这个想法来自——

SPS:不许告我?

JPJ:不!你不能告我!这是…….苹果电脑有个音效。对苹果电脑有了解吗?

SPS:呃…….

JPJ:唔,总而言之,这是个挺长的故事。我喜欢这些又长又曲折的故事。

SPS:说来听听。

JPJ:实际上,是苹果公司,他们一开始叫Apple 的时候,跟披头士的出版公司(Apple Corp)打了场官司,披头士说只要苹果公司不做音乐,那就可以继续使用这个名字。(笑)好了,所以,我是说…….其实挺荒唐的。Apple设备没有音乐数位界面(MIDI),对于音乐人来说是最恼火的事之一。

SPS:原来是这样!

JPJ:是啊,我懂。我说了……(大叫我甚至不知道怎么开头。我甚至不知道该怎么讲,不过我还是因为Apple 设备没有合适的MIDI驱动生气。要为整这个整那个浪费几个月的时间,这个不兼容,那个不管用,时间还在溜走,气得我要发疯!所以苹果公司弄了个简单的警告铃声(模仿)”Bonnnng” 只是用作警告铃声,他们把它命名为告我啊(sosumi

SPS:(大笑)是。

JPJS-O-S-U-M-I,我为那段蓝调想标题时正好想到了这一段故事,然后我说,这也不是真的蓝调。除了蓝调传统之外,它跟蓝调音乐没有任何关系。所以我叫它“Nosumi Blues(别告我蓝调)(笑)我不知道多少人能懂这个,但我不在乎,我喜欢。(笑)

SPS:我一直在琢磨呢。那Shibuya Bop又是怎么来的?

JPJShibuya Bop(涩谷波普),这个就更随便了。上一次巡演的时候我就在涩谷(东京)闲逛,然后就…….我听见门口传来的电子乐声,我想天,那是什么?还有周围的人潮……这是首非常带劲的歌,所以差不多就是这么来的。(笑)

 

Part 20 JPJ解释歌唱与歌词的灵感

SPS:您为什么想在专辑The Thunderthief 中加入人声呢?

JPJ:唔,恐怕你已经知道了,我一直说不想要主唱,所有的歌都不想。而我又不想重复Zooma。我想过,与其让即兴段充当旋律——过去是这样做的,我想我会让即兴和旋律都在上层…….然后我突然想到错过了什么……”我确实想要人的声音。我甚至为Zooma这张专辑里的Grind 配上了人声,只是取了个样,因为我喜欢它的声音。所以我想不用声音好像对不起自己似的。我还是坚信我不想和歌手合作这一点,因为歌手突然就……这就像是遛狗。突然之间,他变成了制作人,而我……所以我想,我能做。(大笑)所以实际上,Peter Blegvad 找到了我——歌手、作曲者,还画了专辑封面的人。他还给了我没配乐的歌词。给了我两首,一首是The Thunderthief,另一首是Ice Fishing at Night,然后我配上音乐,尝试着唱出来,如果我喜欢,那就放上去。我觉得还可以……然后我就想,我试过唱歌了,再试试写歌词吧!(笑)所以我试了,很有趣!打开文字处理器,然后,啊,这还没那么糟嘛!你看了看,写了三句吧。哦,好吧,没什么!

 

 

Part 21 JPJ解释国际版CD中的特别收录曲

SPS:您去年(2000年)做的有些东西,像是和Easy,和Scotty Moore(注1还有D.J. Fontana(注2合作的东西怎么样了呢?

1.Scotty Moore,美国吉他手与录音工程师,成立了猫王的伴奏乐队The Blue Moon Boys2011年在滚石评选的世界上一百位最好的吉他手中排名第二十九。

2. D.J. Fontana,美国鼓手,曾与猫王合作长达15年。

JPJ:哦,是说为太阳唱片公司(Sun Records)做的那个吗。

SPS:对啊,那些怎么样了?

JPJ:不知道。

SPS:就像是,会出,会出,(拍手),不出了?

JPJ:是,是,那些也很不错,不过,你知道……

SPS:您为The Thunderthief 录制的I Ain’t Got the Blues呢?

JPJ:我觉得它不够好。

SPS:不够好?它有机会面世吗?

JPJ:没有,我想不会了。歌本身挺好,但我不怎么喜欢表现出的效果。如果它过不了我这关,它上不了专辑。(笑)

SPS:那么Fanfare for the Millennium 呢?它在日本版的Zooma 专辑里。

JPJ:没错,是这样。

SPS:但我们这里没有。

JPJ:是,唔…….日本那边有点特殊,因为…….我想是因为,如果世界各地同时发行,等到了日本以后——因为分销之类的问题,距离上太远了——等它到日本,已经是几周后。所以对于日本消费者来说,如果你去买进口专辑,比买本土发行的更便宜。为了应对这种情形,日本唱片公司一般不会发行,除非A,给额外曲目,或者B,发售日期提前。The Thunderthief 是已经安排好了的…….这张专辑(指Zooma兼任录制和混音,基本上全包了,然后我就错过死线了,那时候日本方面的宣传什么都做完了。当然专辑原本也准备提前放出,然后我错过了死线……所以我们说,要么现在就发行,要么永远别了,因为他们不可能就这么叫停。基本上就是这样。你知道,圣诞节那些事来的时候……你陷在泥潭里脱不开身。所以我说:唔,既然这样…….”我们没法阻止日版专辑在日发行,因为已经做完了。我们不能说:对不起,停,再来一遍。我要是王子,或者迈克尔.杰克逊,没准我可以,但我不是。(笑)所以,接下来……

SPS:但是对我来说,您比他们都要好。

JPJ:谢谢。所以后来,这给我推迟到了圣诞节后,你知道,到了二月份,而日本已经发行了。(大笑)我猜你就得凑合了吧。但Fanfare for the Millennium 我真的很喜欢!我觉得它是首很棒的曲子。

SPS:您还有其他为Zooma 录制的曲目没有放出吗?

JPJ:没有了。

 

Part 22 关于经纪与唱片公司

SPS:自从1980年你都有过哪些经纪人呢?

JPJ:我只有两位。有一阵子是没有的。Peter [Grant] 曾经当过一阵,但我不常见到他,而且那时候对他来说相当不容易。所以,80年代中期,我去了Brian Eno同一家的经纪公司Opal Entertainment。大概是90年代初,他们好像经营不善,所以就换到了Opium……英国音乐界里有很多古怪有趣的人呢。

SPS:是什么让你选择Discipline Global Mobile 呢?名字有点拗口。

JPJ:是啊,是啊。我只是很喜欢他们的准则。我曾犹豫要不要去主流唱片公司,后来没有…….整个乐界都令人沮丧,也是我没去的原因之一…….“歌手在哪里?歌手在哪里?我们当时真的在找出路,然后(经纪人)Richard [Chadwick]就告诉我,我刚刚找到这家公司,Discipline,挺奇怪,有些奇怪的想法。然后我去查了查,想,这很好啊!艺术家拥有自己的作品?剥夺他们的拥有权不可原谅?我很喜欢。而且他们有渠道找到很喜欢音乐的小规模关键分销商等等。然后我就想这是我要找的地方!好,所以没有天价合约了。 也没有什么前期投入…….但你要负责所有的工作,而且,也没有预付款。很多事都要自己做,但你做什么都可以。做所有你喜欢的专辑。所以我喜欢它做事的方式。是我想要的。

SPSRobert Fripp 在音乐上对您有什么影响吗?

JPJ:恐怕只有他的责任感,我想。

 

题外话1JPJ并不认为齐柏林飞艇有重组的必要

史蒂夫,

回复:JPJ采访

在我看来,你还没有触及到的最重要的问题是,(JPJ)与 PagePlant重组的潜在可能性,以及他对于为什么过去会被排除在外的一些想法。

诚挚的祝福,

皮特

斯德哥尔摩,瑞典

 

20011210日,John Paul Jones和我确实花了一些时间去讨论齐柏林飞艇是否有重组的可能。

自从John Bonham去世之后,每天都有各种各样的传言,说PagePlantJones会继续下去。 每个人都想知道,所以这个问题避无可避。 我明白这一点,Jones也明白。

但是和他谈论这个话题令我感到些许不安,因为他的注意力根本不在那里。采访的第二个小时,我直截了当地问他,还会再有一次齐柏林飞艇的重组吗? ” 他摇了摇头,什么也没说。 我改变方式又问了一遍这个问题,他说:

虽然我对这个问题本身没有什么意见,但是我并不认为我们可以回到过去以及重新开始巡演,那也不会再是齐柏林飞艇了,除了我们已经不再完整以实现重组这个事实。我们都已经是不同的人了。

对我来说,这似乎是一个最终的答案了,我也觉得这个事情是无法实现的。 但我坚持问了一个更为具体的问题。 我告诉他,我的一位读者提议Jones, Page, Plant以及鼓手Jason Bonham可以完成一次齐柏林飞艇的重组,举办一场备受瞩目的电视演唱会,比如参加超级碗(Super Bowl)的中场表演。

为了这样一个节目而重组的想法对Jones来说是陌生的。 他回答道: “但是为什么呢? 为什么? 为了钱吗? ”

然后我告诉他我每天从订阅我的邮件的人们那里听到的话: 各个年龄段的人都想再次看到齐柏林飞艇复活,尤其是那些因为太年轻而没法看到过去的你们的人。

他说: “如果我们这么做了,结果让他们所有人都失望了,会怎么样呢? 我们不希望看到这样的局面。我对此几乎没法有任何回应,最后,他说: “时光飞逝。

 

题外话2 John Paul Jones 会来我们这里巡演吗?

11月时,我对我的读者们提问:我该问John Paul Jones 些什么呢?很多人说我应该问问他日后准备去哪巡演。世界各地都有人在问。墨西哥的人们希望他去墨西哥。在新西兰的人希望他能来到世界的这一角。 

我在20011210日的访谈里问了他。我问了这些特定的地方,每次他都说:我很愿意,真的。他说他也特别想去墨西哥和南美,想去他从来没演出过的地方。

过去,他的个人巡演仅限于欧洲某些地区、英国、日本、美国与加拿大。Jones 暗示他希望日后能开拓新的领域,但他也说了这并不完全由他决定。

人们说,你是为了钱做这个吗?什么钱啊?他笑道,巡演很花钱的啊。整个采访过程里,他用了好几次节约巡演来指代节省开支的各种方式。演出收入很难付得起薪水,他说,就这么简单。路上带着这些很花钱。

Jones 拿底特律举例。他1999年和2000年的巡演忽略了这座密歇根城市,但在2001121日时,他终于能在这座汽车之城演出。他在皇家橡树剧院为绯红之王的演出开场。是场杀手秀,非常棒。他告诉我,我想,好家伙,现在他们应该会要我回去了!

无论如何,Jones 应该很快就会为他的新专辑The Thunderthief 巡演。尽管目前还没有更多的官方消息,the Led Zeppelin 新闻一旦公布日期就会通知你们。 

我和Hugh Manson 聊过,他制作了Jones 的电子乐器,在巡演时负责照看它们。他暗示说,Jones 在未来的演奏会上可能会带上他兄弟与合作伙伴Andy 制作的乐器。一把三头曼陀林可能会出现在下一次的舞台上。这件乐器顶部有三头:曼陀林,曼陀,还有低音曼陀。Jones 在新专辑的一首传统民谣Down to the River to Pray 中用了这件乐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