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计阅读时间: 4 分钟

Led Zeppelin by Led Zeppelin 写真摄影集附注部分的文字翻译+对应图片

自扫翻译分享,请勿商用。文字内容较多,持续更新中,记得点下方分页查看。

翻译&校对:Elynx,nattraven,JOnie

Annotation 附注

Jimmy Page: 我的想法是组建一个新乐队,去排练以有把握进行一些演出,磨合之后开始录音,来展现我在The Yardbirds参加录音与巡回演出时学到的东西。

那样的想法让我自然而然地遇见了Robert Plant。我在英格兰中部地区看了他当时所在乐队(Obs-Tweedle)的表演,在听到他的歌声后,我邀请他来到我位于邦布尔内的船屋,并向他展示了一些我想要去做的东西。他欣然接受了我的这些新想法。在几次逗留聊天后,他谈起了John Bonham,那时候John正与Tim Rose 一同巡演。随后我们去伦敦的一家俱乐部见了Tim和John; 看了John的表演之后,我真的感受到了一种深刻的连接,立刻就明白到他就是我要找的鼓手的最佳人选。我认为我的新乐队会给John Bonham机会,去表演与呈现一种与他之前所经历过的截然不同的“John Bonham式表演”。 这对我们每个人来说都是这样。不久之后John Paul Jones打电话问我是不是打算组乐队,还缺个贝斯手是吗?我说是的,随后我们就约了一次彩排。

在杰拉德街进行了最初的即兴演奏会后, 我们约好去我家彩排。我们排好了一套演出,里面包括了我希望在第一张专辑里录制的歌曲,之后我们在斯堪的纳维亚进行了几场演出。到真正的观众面前去表演、去展示我们的音乐造诣,来看看我们的一切是否都步入正轨,还是说有什么地方需要轻微调整、观众的接受度又是如何。

 

John Paul Jones:我当时一直在为录音室工作连轴转,钱赚得不少却没有时间花。我觉得非常厌倦。我的夫人,莫林(Maureen)在杂志上看到Jimmy 正准备组乐队,她觉得我真的该尝试些不同的东西。她说:“看在老天的份上,给他打个电话吧!” 所以就是这么来的。

我们的第一场排练非常特别。房间很小。如果你是贝斯手,那你自然会关心鼓手会是什么样。如果鼓手不够好,那毫无意义。我立刻发现Bonzo是我的灵魂伴侣,是超棒的鼓手。我们立刻就开始倾听对方,探索我们能创造的。这很特殊,节奏组,好的节奏组,我去听不同的鼓,搞明白在哪里配合最好,他去听我的部分,强调出即兴段的重点。这是非常精细的东西。而如果你遇到一个不需要解释什么就能明白的人,那就非常容易,也非常令人兴奋。

我得发展出自己的风格,尤其是在摇滚乐中,因为自从我青少年时期和Jet Harris与Tony Meehan(巡演)之后就再没有在摇滚乐队演奏过。我的根源更接近爵士,录音室工作之外,我大部分的时间花在爵士乐上。基本上都是爵士、节奏与布鲁斯。

很多时候,我的演奏都是在和吉他配合,我们做了很多基于即兴段的音乐,再没有比贝斯与吉他合奏更好的了。Bonzo 和我都很喜欢Motown, Stax 和RnB,所以这些也对音乐有影响。

 

Robert Plant:我们各自有不同的视角,所以做音乐的方式大胆又冒险。很长时间以来,John和我一直都在渴求,这是个绝妙的机会。我们没有成熟的理论、思想体系,什么也没有。我们在一个乐队里,这是我们待过的最好的乐队,就是这样。

我们都很想开拓歌曲,对于我,对于我们各自的天赋才能来说,这都非常梦幻。这和在同时代某个布鲁斯乐队不一样,在那里,你会被形式困住,而和齐柏林飞艇一起,我们吸收各种各样的意象,甚至在如此早期的时候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