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计阅读时间: 2 分钟

p44-45

JP:第一张专辑是在极短的时间内在奥林匹克工作室[1]做出来的,录音师是Glyn Johns。整张专辑的采样时间只有30个小时,多轨叠录和混音也全部做好,并准备好了发售。在现场表演中,我们继续演着我们排好的一套歌,尽我们所能作为一支乐队继续磨合以臻化境。丰富这些歌曲,不断地加入即兴表演。

[1] Olympic Sound Studios 著名的独立商业录音棚,以60年代后期以来录制的许多摇滚,流行和舞台音乐而闻名。是在摇滚乐队和流行乐队中备受推崇的工作室。

我想用兴登堡号空难的照片,但是休尔顿图片馆说我们不能用,因为人们在这场事故中失去了性命。但是关于齐柏林飞艇的这整个想法,以及这张照片中隐喻的生殖器崇拜意象,我认为我们必须争取用上这张照片。我和图形设计师George Hardie在Peter Grant位于牛津街的办公室会面,我非常具体地了告诉他,我对于这整个图片想要的是什么效果,以及由Chris Dreja拍摄的放在专辑背面的照片要使用棕褐色印刷。George说他可以对齐柏林飞艇的照片做平面图形化处理。这简直棒呆了,天哪!他确实将其完全呈现了出来!

 

RP:那封面传达出来的能量可比图后面我们的歌听起来要深远多了。

 

JP:作为制作人,有了这样的图画作品和第一张专辑中的音乐,我对我想要(这张专辑)变成怎样的作品有了更清晰的构想。我非常清楚地知道我要为乐队去做什么。在专辑的背面有乐队的合照很重要,但是正面这整个齐柏林飞艇的图像,就是它!这个图像太强劲了。如今看来依旧和当时一样强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