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计阅读时间: 2 分钟

p55

RP:这是在韦林花园城的Cheery Tree,我还记得呢。那房间里到处是全世界最糟糕的游乐场啊超市啊用的枝形吊灯。这地方是给那些不该结婚的人准备的婚礼接待处。

 

JP:我们彼此聆听,这至关重要,这就是为什么在一首歌的任意一点(音乐的)方向都能转化与改变,因为每个人都沉浸在音乐中,倾听与回应(彼此给出的)暗示。我的吉他演奏中有很多即兴创作。我们毫无疑问非常享受在进行的表演与相互间的协同作用。如果我们这样做就能感受到观众也被带进来了,因为我们正抓着这种可能性。

 

JPJ:我们一起站在舞台上时就不会觉得远离家乡。不管是什么,立刻就不重要了,因为顿时就只剩我们四个,一个小团体在演奏,其余的要么在,要么完全消失了。这就是我们喜欢的方式,非常小的舞台。Robert原来说,“站到前面来”,所以第一首的时候我会站到前面,但我立刻就感觉到,“我不喜欢这里。我想靠着鼓,这样才能演得十分紧凑。”

在这支乐队里,要听的很多。为了做得更好,人人都在倾听。这是个非常精细的乐队。大部分时候,尤其是你在照片里看到那些,我们彼此间站得非常近。我的左耳可以作证,我过去差不多是住在脚踏钹下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