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计阅读时间: 2 分钟

p58-59

JP:Whole Lotta Love和What Is and What Should Never Be这两首歌为第二张专辑的展开打下了非常强劲的基础。和第一张专辑不同,那时候我们不得不进进出出奥利匹克[工作室],只要我们能(用上录音室)无论晚上十点还是十一点(才进棚)都会录上一两个小时,这次我们才能正儿八经去连续预约录音室,因为齐柏林飞艇那时是真的声名大噪了。我们去了奥利匹克,和我选择的录音师George Chkiantz一起,录制了Whole Lotta Love和What Is and What Should Never Be的音轨,也在上面做了不少叠录,由于我们在美国有预定好的演出,更多音轨和叠录的跟进是在那里(完成的)。在这张照片中录制的音轨叫’La La‘,最后其实没在当时的专辑里用上,但是在最近发行的LED ZEPPELIN Ⅱ豪华版中有收录。这是我在弹那段音轨里原声吉他的部分。就像第一张专辑一样, (我们的)想法是先向观众表演我们的歌,然后进棚开录。我知道这是个不错的策略,但是这次,我们还会吸收从巡演得来的能量。那注定会是张令人难以置信的专辑——但这一次它——伴随着一种横扫一切的摇滚内核。尤其是通过像’Whole Lotta Love‘这样的歌来开启整张专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