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计阅读时间: 1 分钟

p67

JPJ:那是个小场地,低音鼓倒是够大,“加农炮”,John 过去常这么说。

 

JP:Grande Ballroom是个很棒的表演场地。当时那里是演出的绝佳场所,它是个地下俱乐部。我记得我们正在表演Dazed and Confused,因为我正从上弦枕后面把弦扯出来。

 

JPJ:我们不仅是为彼此演奏,我们在为人们演奏,但是也需要离彼此够近,这样才能产生激情、能量,还有细微之处,音乐中有很多微妙之处。为彼此带来惊喜是做音乐的一部分。看现场的气氛、音乐人的活力,我们的演奏会有变化,对于一直追随着乐队的人来说一定很有意思,因为从来没有一样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