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计阅读时间: 1 分钟

p22-23

JPJ:等到我们到了丹麦时,差不多,知道乐队如何运转了。对,非常令人兴奋。天气非常热,总是在流汗,你从图里就能看出来。这身衣服对演奏会来说太热了,我很快就把它扔了。我把衬衫们留下了。在齐柏林飞艇里,没人会告诉别人自己接下来要穿什么。所以,我们中的三个可能会穿着汗衫牛仔裤,剩下那个穿套装。总是这样。

 

RP:我那时快二十岁,还是我第一次坐飞机。看看John的脸,过去三年半我和他一直都是这个表情,好一个表现与沉思的组合啊。

音乐上来说,非常自由。当然有结构,但结构是根据提示来变动的。会有特定的提示表明进这首歌的下一部分,就是这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