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计阅读时间: 2 分钟

p28

JP:我迫不及待以齐柏林飞艇的名义在Marquee [1]登台表演。我知道这有多么的重要。这就相当于在美国的Fillmore West [2]里登台。这是乐队们在伦敦展现才华的场合,籍籍无名或者声名鹊起。我第一次来到这里是在Cyril Davies的乐队间歇参加巡演的时候,当时这个俱乐部在牛津街,而我还在艺术学院上学。这也是我被物色成为一名录音室音乐家的地方。随后是我作为The Yardbirds的贝斯手在Marquee的首次登台表演,最后和我自己的乐队一起来到了这里。与这样前所未有的乐队一同走进这里,对我来说意义非凡,与任何观众之前在这里听到(的乐队)相比,我们独一无二。人们是听过很多很棒的乐队,但是现在他们将会听到一种完全不同的东西。

 

[1]指Marquee Club,最初的地址在伦敦牛津街165号,1958年开业之初举办过许多爵士乐和歌舞表演,作为一个小型且相对便宜的俱乐部,它位于伦敦西区音乐产业的心脏地带,影响了摇滚乐的几代发展,是在60年代享誉全球的乐队早期表演的重要场所,并且在随后的几十年中仍然被年轻乐队所追捧。

[2]Fillmore West是位于加利福尼亚州旧金山的一个历史悠久的摇滚音乐场所。 

 

RP:唯一的不同是过去我曾和John在Marquee里表演了很多次,完全没人注意……接着就和这强大的动力源一起,这是雷电四人组的开始!

观众的反应妙极了。Jimmy在排练室说过,我们都知道。但真正明白这一点还是意义非凡,你几乎要花去数年时间才真正体会到。

 

JP:是态度。是能量。是激烈程度。不仅仅是声音大,是声音的形态,是声音的长度、广度与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