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计阅读时间: 3 分钟

p32

JPJ:John敲得确实很重。“健康”和“安全”都不在他的字典里。

 

RP:他表演的风格总有些滑稽元素。他不会练习、坐在房间里琢磨如何敲鼓,他就是做到了,宏大又壮丽!

 

JP:表演结束回到后台,John说他的脸是被钹划伤的,这一点足以显示我们在Marquee这场表演中的激情,想象一下我们所有人都是如何表演的吧。

我们知道我们有多棒。那种(我们之间的)神秘力量的连结、乐队(的表演)足以展现我们每个人都是名副其实的音乐家。当你听专辑的时候你能区分出我们每个人在弹奏或是演唱什么。无疑,现场演出创造了一种额外的要素。(这就是我们乐队的)第五要素。

 

RP:过去还在The Crawling King Snakes(注1) 的时候,我记得John 拾起碎音钹的支架,直接把它摔到了墙上,整个都坏了……有一次我们在低语俱乐部(注2)卸设备,绕到厢型车后面才发现,John 在达德利镇上的时候把车卡到了酒吧栏杆上,免得有人从车厢里偷东西,我们把车从黑郡里开出来时又忘了带上把手,结果设备拿不出来。我从建筑工人那里借了铲子,Bonzo 开始撬后门。然后街上开来了辆庞大的劳斯莱斯,接着,一个超大的声音说”滚开,女士”从散热隔栏里传来,是Keith Monn!他在隔栏里装了个麦克风,想吓掉周围人手里的购物袋。Bonzo 一发现劳斯莱斯里的是个鼓手,他立刻就把铲子扔给了我,再也不想让别人看到他拿着把铲子!

 

1.The Crawling King Snakes 这里指Robert Plant 和John Bonham早期同时在的乐队。以同名布鲁斯歌曲命名。

2. The Speakeasy Club 低语俱乐部,运营于1966-1978年,位于英国伦敦玛格丽特街4号。唱片制作人与经纪公司人员经常光顾此地,因此吸引不少乐队低价演出以期获得机会。俱乐部名称则来源于美国禁酒时期的地下酒吧(Speakeas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