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计阅读时间: 5 分钟

p34

JP:Peter和我一开始想去洛杉矶的Reprise[1], Mo Ostin[2]的公司,但是其实我们瞄准的是位于纽约的大西洋唱片。在英格兰时,我在录音室工作中认识的Bert Berns[3]和这家公司有交集。1966年,Bert为我引荐了几位大西洋唱片的人,其中就包括Jerry Wexler[4]。对我个人而言,Bert的公关工作做的太好了,(因为)他们在听我说的东西。我的想法是回去把我们的专辑完整的做出来,全部混好音,能够拿得出手说“你们觉得怎么样?”

[1]Reprise Records,由Frank Sinatra于1960年创立的美国唱片公司。现归属于华纳音乐。

[2]Mo Ostin,美国唱片业高管,曾为多家公司工作,于2003年入选摇滚名人堂。1960年Frank Sinatra聘请他作为Reprise Records的负责人。

[3]Bertrand Russell Berns,60年代的美国歌曲作者和唱片制作人。

[4]Gerald“ Jerry” Wexler起初是音乐记者,后来转为音乐制作人,是50年代至80年代音乐背后的主要唱片行业参与者之一。他创造了“节奏与布鲁斯”一词,并在签约和/或制作当时许多顶级明星中发挥了不可或缺的作用,其中包括雷·查尔斯,阿雷莎·富兰克林,齐柏林飞艇,恐怖海峡,鲍勃·迪伦等。他于1987年入选摇滚名人堂。

因为我们先做完了专辑,这就像“你们要么接受要么滚”,在那个时候这种做法不太寻常。其他人还在试着拿预付费做一张专辑。如果你像我们这样做,你就会开始有话语权。你可以说我不做单曲。我们不想被困在单曲市场里,要不然的话每张专辑都会变成:“那个单曲在哪?……新专辑里的XYZ在哪?……如果我们不出这个XYZ人们根本不知道你是谁。”尽是这些狗屁不通的废话。我们只是,坚决拒绝这么做。专辑的市场有它自己的地下赛道。广播节目将实现这一点并且它做到了。这就是到底发生了什么,这仍然很有远见。所有的碎片都在那儿了,你要做的就是把它们拼起来。

Jerry Wexler非常热心,他邀请Peter和我去迈阿密,去他的大A号游船上钓鱼。我们俩其实都不太像那种会去钓深海鱼的人,但我们玩得很快活。Perter只钓到一条小金枪鱼。我钓到了 一条超棒的巨大剑鱼。我把它制成了标本,展示在我的邦布尔内船屋里。

在首张专辑发行后,Ahmet[5] 紧接着给予了我们极大支持。Ahmet通晓伟大的音乐。我知道他在做RnB的东西,大西洋唱片还有一些白人音乐。多年前他们还发行过Mitch Ryder & The Detroit Wheels[6]的歌。近些年,奶油乐队也在大西洋唱片的子公司Atco发过歌。我说我们想签大西洋唱片。实事求是地讲,他们真的懂音乐。他们意识到了我们是多么的激进,因为他们从来没有听过那样的东西。他们从来没有看过有人那样表演。他们明白这一点。

Jerry Wexler代表大西洋唱片与乐队签约。这是唯一一组能看到我们签署任何东西的照片,因为在原本的场合禁止拍照。这些图是Cashbox[7]的摆拍照。

[5]Ahmet Ertegun,土耳其裔美国商人,作词家和慈善家。他是大西洋唱片的联合创始人兼总裁,被誉为现代唱片业中最重要的人物之一。齐柏林飞艇于2007年的O2重组演唱会就是为了向他致敬。

[6]Mitch Ryder & The Detroit Wheels:Mitch Ryder是美国音乐家; The Detroit Wheels是于1964年在底特律成立的美国摇滚乐队。从1964年到1967年,一直是Mitch Ryder的后备乐队。

[7]CashBox是一本音乐行业的商业杂志,于1942年7月至1996年11月每周出版。

 

RP:Peter Grant 有了计划。他有个很棒的艺术家。他代表着恐怕任何人都想代表的最伟大的吉他手。整个过程,怎么拿下在东西海岸、在Steve Weiss的巡演,我和John 完全不知道。Peter 会和Jimmy商量,我只用说,哦,那太棒了。我有个列了美国巡演前四场的单子,之后全都是“待组织”。那很棒。谁知道我们下一步要去哪里?没准他们谈成了,就能去别的地方,只要把设备运过去就行了。不过那很棒。想象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