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计阅读时间: 3 分钟

p39

RP:看那麦克风,像把飞利浦剃须刀!那肯定不是我的东西,我除了口琴之外没别的设备了。

这里的能量和在英国的非常不同。这能量专注于此时此刻,而非过去。他们演奏的时候有那么多自由的形式,我身边的这些人。我们本可以写那么多专辑啊——如果那时就能把那些了不起的即兴段和错落有致的配合录下来的话;Bonzo, John Paul 和Jimmy …….前一分钟他们还像Johnny “Guitar” Watson[1],后一分钟就变成Sly and the Family Stone,用上影响他们、他们也喜爱的每一种风格,音乐就这么从舞台上流淌下去。

1.Johnny “Guitar” Watson 美国蓝调、灵魂、放克音乐人。活跃于1952-1996年间,70年代重构了放克音乐泛音。

2.Sly and the Family Stone 活跃于1966-1983年的美国乐队,在放克、灵魂、摇滚、迷幻乐发展中有重要贡献。

JP:在我们的首次少数几场美国演出中,我们作为Vanilla Fudge的暖场乐队甚至没有被宣传,所以说实话我很惊讶有人居然拍到照片了。可能是某位Yardbirds的粉丝拍的!

 

RP:我对美国没什么具体期待,我只是因为能去那里感到很兴奋,我最好的朋友之一,Terry Reid 应该要在那个十二月下午照看我。我去了他在马尔蒙庄园酒店[3]的小套房,他在那立了两到三个圣诞树。Keith Webb,从斯塔福德郡来的鼓手也在,他可是个擅长讲故事的人,比我们稍稍年长,承担起角落里被年轻人环绕的智慧老人角色。那特别棒;有人会交叉着腿坐在地上,或许在往背心上缝莱茵石。可惜高龄和犬儒主义并不是好的床伴,所以日后你回想起来,只会说像是那些电影里的古怪场景之一。但一切都真诚得情有可原,所以我的第一印象是殷勤又有趣。

3.Chateau Marmont 马尔蒙庄园酒店,位于加州洛杉矶日落大道8221号,以长住在那里的名人闻名,也是纽约人在好莱坞的家。

人人都对我和John 评价很高,但除了去过几块飞地之外,我们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成就。去加州让我们有机会融入音乐与文化,还有音乐人的生活。音乐和亚文化那时是个正在蓬勃发展的领域,非常棒的旅行。我是被时间的意志裹挟着前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