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计阅读时间: 11 分钟

翻译自访谈集Trampled Under Foot 第27章Jimmy’ll Fix It,讲到了齐柏林飞艇解散后主唱Robert Plant和吉他手Jimmy Page 各自的发展。

作者:Barney Hoskyns

翻译&校对:nattraven,Elynx,JOnie

内容较多,请点击下方分页查看。照例仅用于同好分享,请勿作他用。

译注:首先介绍一下这本书,Trampled Under Foot: The Power and Excess of Led Zeppelin,编者Barney Hoskyns是线上摇滚资讯媒体Rock’s Backpages的联合创始人和总编。这本书的主要形式与内容是“原始采访资料”的“剪贴”,优点是有一个较为明晰的时间线,对某段时期乐队或乐队成员发生的某些事情有多人,多角度的叙述,而缺点也很明显,人各有立场,本就主观,所以采用人的信用程度需要各位自行斟酌判断或查证,采访资料的段落剪贴带来的上下文之间的不够连贯、不够清晰也时有存在,有一定程度上的片面性。

不过话说回来,绝对的客观与公正大概只在理想中存在,而“人”永远是复杂的,Light&Shade的作者在前言中也讲过,Every one of these interpolations was meant to add what Jimmy would call “light and shade” to a picture of a very complex man.仅仅用空洞的符号与词句去标签化一个复杂的人太遗憾了,了解的越“多”反而觉得是真的还不够“了解”他们,认识与理解都在不断地打碎又重塑又打碎,而作为只是在过去的时流中拾遗的普通歌迷,我们收获了很多心碎与痛苦,感动和快乐,而我们相信这都是星光,希望你们也能看见,共勉。

 

27 Jimmy’ll fix it   Jimmy会搞定的

我已经到了中年。但人到中年,要做什么呢?没人可以给我参考,告诉我,“这是你接下来要做的事。”

Jimmy Page,1985年5月

 

Robert Plant:我对录音室出现的技术革新非常感兴趣,我变成了个书呆子。这里取个样,那里拨弄一下。我人生里的无数小时(都这样度过),如果我把它们抽出来,从我现在的年龄里去掉,恐怕我就只有三十岁。但我们都经历过这个阶段。甚至Neil Young也有搞过电子乐的时候。

 

Robbie Blunt[黑郡吉他手,Robert 在80年代合作过的伴奏者;曾是Sliverhead 与Bronco 乐队成员]:Robert 把这个吉他合成器送到我家。我抱怨要用它的时候,他说,“嘛,Jimmy 用的很好啊。” 所以Benji 给Jimmy 的吉他技师打了电话,回来说:“他说Jimmy 把他那个扔到他妈的窗外去了。” 用那玩意儿叠录是他妈的噩梦。更伤人的是,我还要为那东西付钱。

 

Benji Le Fevre[齐柏林飞艇1973-1980的声乐技师,1975-86时期是Robert Plant 的助手]: 我一直对Robert 说:“我搞不懂,你为什么不做更多自己真的擅长的事。为什么你要冒着玩脱了的风险,坚持尝试做不同的东西?”

 

Robbie Blunt:Robert 说:”我们得去找个鼓手。” 数年以前,我看过Little Feat[1],Richie Hayward 真的震到我。

[1] Little Feat 美国摇滚乐队,由主唱兼吉他手Lowell George和键盘手Bill Payne 创立于1969年洛杉矶。1979年,前者因为创意不和,解散了乐队。剩余成员在1987年重新组建了Little Feat,至今仍然活跃。后文提到的Richard “Richie” Hayward 是他们的鼓手。另外,在1975年《滚石》的采访中,吉米页曾说过Little Feat是他最喜欢的美国乐队。

 

Benji Le Fevre:在与Robert 工作之前的这些年我一直看着Little Feat,非常爱他们,我设法联系到了Richie,邀请他到我家住一阵。我租了个在基德明斯特的废弃工厂,让男孩们和Richie合作。等他们稍微熟悉了一下对方之后,我对Robert 说:“我有个惊喜要给你。”那是个让人松了口气的时刻,因为终于有除了Phil Collins、Cozy Powell或者Barriemore Barlow[2] 之外的人能够填补这个角色了。

[2] Phil Collins 菲尔.柯林斯, 英国鼓手、歌手、多乐器演奏家,曾经是Genesis的鼓手,个人独立事业也相当成功。虽然齐柏林飞艇的听众多半会因为1985年Live Aid 的演出记住他XD。

Cozy Powell 英国摇滚鼓手,曾与包括The Jeff Beck Group、Rainbow,Gary Moore,Robert Plant,Whitesnake诸多摇滚乐队与乐手合作过。

Barrie “Barriemore” Barlow 英国音乐人,曾于1971年5月至1980年6月担任过摇滚乐队Jethro Tull 的鼓手。

 

Robbie Blunt:我反应过来时,Richie 已经在John Henry位于伦敦的排练室里了。走偏了的Hayward——愿他安息。

 

Benji Le Fevre:我们当时在Roy Harper[3]家中为专辑Shaken ’n’ Stirred 排练,结果Robert 就这么失踪了,跑去和Ahmet Ertegun 一起做the Honeydrippers。感觉就,“哦,好吧。还以为我们是一个团队的。”不管怎么说,就这么发生了, 而且非常成功,时机对他来说刚刚好。他抓住了这个让Ahmet替他制作的机会,对他来说恐怕也有宣泄(情绪)的作用。

[3] Roy Harper 英国摇滚歌手、作曲人与吉他手。被评价为是“英国最复杂优雅、富有原创性的作曲者”。(译注:估计大家都看过的那张女装罗普兰酒店照片,旁边裸着的那位就是他。)

 

Robert Plant:我可能等了十三年才开始听Roy Brown,甚至是Bio Joe Turner。尤其是Big Joe Turner,因为我一直觉得(他们的专辑)制作太平稳了,铜管乐器的部分有堪萨斯城的遗风,有点陈腐。但后来我开始听到人们演奏它时加入了一点摇滚元素。当Jeff Beck在这上面演奏吉他时,它开始有了点活力。

[4] Roy James Brown 美国R&B歌手兼作曲人,对早期摇滚乐与R&B的发展方向有重大影响。Bio Joe Turner 美国布鲁斯歌手,出身于密苏里州堪萨斯,以50年代录制的摇滚曲目(尤其是Shake, Rattle and Roll)知名。1987年入选摇滚名人堂。

 

Robbie Blunt:Robert 回来之后显得有点忸怩。我和Benji问,“你去哪了?”稍微发了点火。我想他有一点不好意思。我只是在想:“你就不能给我哪怕一首可以演的曲子吗?”我们都觉得有点被忽视了,大概是这样。

 

Benji Le Fevre:我想出了为Shaken ’n’ Stirred 巡演的这一整套夸张设备——差不多要六台或者七台车来拉——我做了预算、想方设法缩减开支。然后Phil Carson 和大西洋唱片,凭他们不可捉摸的智慧,决定将美国版专辑推迟两个月发行。我说:”所以我们巡演也要推迟吗?” 他们回答:“不,巡演都订好了。” 我说:“你他妈疯了吗?”

我从来没搞明白过。我怀疑是高层让Robert相信the Honeydrippers的成功会带动巡演,但会买那张专辑的人群和会买Shaken ’n’ Stirred 的人群完全不同。到头来我们只卖出了百分之七十五的票,有时候甚至还要更少。Robert 好像人生头一回看见空座位。很快财务上就变的很难看,整件事都让人很不快。

到了最后,是有点幻灭,Robbie开始在钱和专辑发行上动了心思。这回我没劝和,但我能理解。我宁可说出真相,晚上好睡个安稳觉。然后Robert 说:“好,好吧,你没有全力支持我。”然后最终他说想要立刻换血,到对面去。

这就是我和他在专业层面最后的交集,但我们仍然是朋友,记得彼此生日。见面的时候会拥抱和亲吻对方。

 

Ross Halfin[摄影师,拍过很多摇滚乐队,(译注:但是鉴于此人对很多乐队的多种踩一捧一发言观感极差,故关于此人转述的发言真实性各位酌情判断。)]:我有一次对Robert 说Shaken ’n’ Stirred 糟透了,他说:“你怎么敢,这可是Julian Cope[6] 的精华!”

[6] Julian Cope 威尔士音乐人、作者、古董收藏家、音乐学者、诗人。最初以利物浦后朋克乐队Teadrop Explodes 的作曲人兼主唱知名,1983年后开始独立创作。除此之外,对新石器时代文化、密教与异教也有研究。

 

Robbie Blunt:事情到后来变得四分五裂。我和Robert在巴塞罗那大吵了一架。但我去意已决。在他那里还放着一堆我的吉他,我去把它们都取了回来。他站在那挺宽敞的门口瞪着我:“所以你决定抛弃六年以来的心血。”然后我说:“对。”我想事情就这样了。我们现在处得还行,我们一起做过几场慈善演出。当我们演到 “Big Log”[7]的时候, 我想我们眼眶都有点湿了。

[7] Big Log,出自Robert Plant 第二张个人专辑The Principle of Moments,他与Robbie Blunt,Jezz Woodroffe合写了这首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