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计阅读时间: 15 分钟

ASK-IN WITH A LED ZEPPELIN 走近齐柏林飞艇成员

Ritchie Yorke | April 4, 1970 | NME

出处:Led Zeppelin on Led Zeppelin 

著者: Jeff Burger

翻译&校对:Elynx, nattraven, JOnie

 

照例个人爱好翻译整理,请勿作他用。请点击分页查看后篇内容。

接下来的这四个访谈,将从四位成员各自的视角出发,为看待齐柏林飞艇这整个乐队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在这段时间内,Ritchie Yorke [1]花了不少时间与乐队待在一起,不久之后,在Hendrix去世之前,他也与Jimi Hendrix度过了同样的沉浸式时光。此外,这也是贝斯手John Paul Jones的首次重要的访谈。——编者按

[1]Ritchie Yorke, 一位澳大利亚出生的作家,广播员,历史学家和音乐记者,其作品在美国,英国,加拿大等地广泛出版。

 

走近齐柏林飞艇成员:贝斯手John Paul Jones —— “摩城贝斯值得认可”

 

对我而言,1969年发生的唯一一件真正鼓舞人心的事情就是齐柏林飞艇的揭幕登场,他们是英国对抗美国摇滚的最新武器。 到去年年底,一开始除了吉他手Jimmy page以外其他人都没什么名气的齐柏林飞艇,现在却已经成为了自披头士以来最重要的新乐队,受欢迎程度甚至超过了Cream。

这个乐队的突然成功是在Cream“凝固”,而Hendrix成了自我膨胀、狂妄自大的牺牲品之后。没有太多的音乐炒作,甚至没有太多评论家对 Zepp 的称赞 [原文如此]。

即使是现在,在摇滚乐评论圈里,齐柏林飞艇不过是一群来自英格兰的吵闹怪胎这个说法仍然非常流行。 甚至一些摇滚乐的“上层”出版物似乎仍在否认齐柏林飞艇的存在。 起初,对齐柏林飞艇并没有多少认真的评价。 他们不过是另一支来自英国的布鲁斯乐队罢了。 没错,他们之中有一个人担任过the Yardbirds的吉他手,但是Jeff Beck不是那之中更值得一看的人吗? 怀疑,冷漠,无知。 与此同时,Zepp已经降临,硬摇的飓风席卷而来,所到之处只留下一地残骸。

该乐队的演唱会价格已经从去年1月份的250美元飙升至25000美元,即在他们的第五次巡演开始之时。 到了圣诞节,两张专辑的销量都超过了一百万张。 单曲Whole Lotta Love的销量已经十分接近百万。而这次的新巡演将为乐队带来超过80万美元的收入。 现在,摇滚界发生的一切都掌握在了Jimmy Page, John Bonham, Robert Plant和John Paul Jones的手中。 毫无疑问,齐柏林飞艇是现今世界上最受欢迎的乐队——不提披头士,因为没人知道披头士是否仍然算一个组合。

最近,在多伦多,我与齐柏林飞艇的每一位成员进行了交谈,并撰写了一份由四部分组成的、关于这个乐队每位成员的采访报告。 让我们先从当今演奏技术最为精湛的杰出贝斯手之一,John Paul Jones开始。

 

Ritchie Yorke:在齐柏林飞艇成立之前,你在做些什么工作?

John Paul Jones:主要就是无所用心地呆在伦敦的各种录音室里。和Jimmy做着差不多的工作。 但是后来他走出录音室加入了the Yardbirds。 在加入齐柏林飞艇前,我已经做着一些编曲工作了,也在一般的录音室当编导,这比只是坐在那里听别人指挥该干什么要好得多。

我为Donovan[2]做过不少东西。 我为他做的第一首歌是Sunshine Superman,我碰巧那天在录音室,结果最后变成了我负责编曲。因为那里的编曲者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我大概就是把节奏部分先整合到了一起,然后就从那里入手。

“Mellow Yellow”就完全是我做的了。 我对此很开心,这与一般在录音室中会发生的情况不同。

[2] Donovan Philips Leitch, 苏格兰音乐家、作曲人和吉他手。他发展了融合民谣、爵士、流行、迷幻和世界音乐(尤其是Calypso)的独特折衷主义风格。

RY: 你对齐柏林飞艇的成功感到惊讶吗?

JPJ:是的,我对我们的成功程度感到惊讶。 你会发现,我们干这一行已经有很长时间了, ,一段时间之后,你能看到一个乐队是如何分裂的,又是什么导致了所有的起起伏伏。 你会有意识地组一个不会有太多愚蠢麻烦的乐队;明白人们想要听的东西; 良好的音乐修养;一定程度的专业精神;正确的宣传ーー你会觉得这些东西一定会给你带来很大的机遇。 但是,没有人知道会到什么程度。 达到这个程度,(我们的成功)是难以置信的!

 

RY: 你认为你们的成功是因为在 Cream之后摇滚乐坛出现了空白,以及人们对更硬的摇滚乐队的常年需求吗?

JPJ:如果你从一个纯粹的流行学家的角度来思考,你可以这么说,成功是可预见的、不可避免的、意料之中的。 那里有个缺口,而我们填补了这个空白。 但是还有很多其他东西可以做到这一点。

我认为乐坛确实需要一些不同的东西,因为Cream总在原地兜圈子。他们彼此似乎从不交谈。 那些确实有好音乐的乐队很成功,但他们似乎总是有点内部问题; 而那些处得好的乐队好像从没被人们听过,从某种意义上说,你得把这两种乐队组合到一起: 一个有和睦关系的乐队,也有好的音乐和良好的曝光度。

RY:齐柏林飞艇看起来是个相处得很融洽的乐队?

JPJ: 是啊,尤其是我们都是完全不同的人(所以很难得)。 除了Robert和John之前一起在伯明翰的乐队呆过这一点以外,在齐柏林飞艇结成前我们彼此都没真的在一起工作过。我们只是一块儿进到了一个6×6英尺的房间里,然后开始演奏,之后看着彼此,并意识到即将会发生什么。

 

RY: 哪些人影响了你的贝斯演奏?

JPJ:没有很多人,因为也是直到最近你才能在唱片上听到贝斯声。 因此,除了明显的爵士乐的影响之外——就像历史上所有优秀的爵士乐贝斯手一样; [查尔斯]明格斯、雷 · 布朗、斯科特 · 拉法罗… … 我有很长一段时间沉迷于爵士管风琴,直到我再也无法忍受那些音乐家,我不得不回到了摇滚乐。

我听过很多爵士乐贝斯手,这影响了我在录音室的演奏,我不能撒谎,摩城[唱片][3]的贝斯手! 你就是摆脱不了这一点。 每个摇滚乐队的贝斯手都在弹摩城唱片,不管他愿不愿意承认。

[3]摩城唱片(Motown), 前身塔姆拉唱片(Tamla)于1959年1月12日在美国底特律由贝利·高迪(Berry Gordy, Jr.)创立,目前为环球唱片旗下子公司。

 

RY:这么少的艺术家承认摩城唱片的影响真是很遗憾。

JPJ:是。这本也是摩城唱片最大的卖点之一。我原来记得几个摩城贝斯手的名字,但现在想不起来了。摩城是贝斯手的天堂,因为他们录制的方式能让你听清楚每一个音。他们的贝斯手真的难以置信,有些摩城音乐专辑最后听起来像贝斯协奏曲。

 

RY:你如何看待Jack Bruce[4]的演奏?

JPJ:Jack 很棒。我并不十分热衷于他弹出来的声音,但那是个人口味问题。既然自己就是贝斯手,我当然比只听专辑的人更知道自己喜欢什么声音。不过我喜欢他的大碟For A Tailor里的曲目。

[4] Jack Bruce (1943-2014)苏格兰歌手兼作曲人,以曾经担任Cream乐队的共同主唱兼贝斯手闻名,1968年Cream解散后开始独立音乐生涯,JPJ提到的For A Tailor 正是他的第一张独立专辑。

 

RY:那么Paul McCartney 呢?

JPJ:唔,我觉得他很完美。他一直都很好。做什么都是对的,即使做的不多,那也恰到好处。自从披头士早期到现在,他进步了很多,还是很好。

 

RY:Ric Grech[5]怎么样?

JPJ:我完全不了解他。

[5] Ric Grech,英国摇滚音乐人。曾在超级组合Blind Faith和Traffic担任贝斯手。

 

RY:过去两年来贝斯确实变得重要了。

JPJ:贝斯手总是会被惹毛,他们会对录音师说:“你得让人听见它。”然后他们还要对灌制唱片的人再说一遍。因为可能带子里录下来,到唱片上又没了。这些灌唱片的人会大叫太多的贝斯会让唱片没法放,每回你拨了下低音弦,人们那些昂贵的磁唱头都要跳到半空去。我想Jack Casady[6](的贝斯)过去就经常这样,现在也是。他的贝斯都非常非常惊人。

[6] Jack Casady,美国贝斯手,曾是迷幻摇滚先驱乐队之一Jefferson Airplane的成员,1969年与Jefferson Airplane的吉他手兼主唱组建了Hot Tuna。

 

RY:你听过Moms Mabley的专辑Abraham, Martin and John 吗?他们的贝斯很棒。

JPJ:没有,我没听过。真正让我印象深刻的摩城唱片是Stevie Wonder的I Was Made to Love Her。刚发行的时候,我简直不敢相信。

如果有兴趣:I Was Made to Love Her – Stevie Wonder

 

RY:你肯定是那种为数不多的、会认真听一张新专辑里贝斯轨的人了。

JPJ:贝斯手都是这样。第一张真正让我爱上贝斯的唱片是Phil Upchurch的You Can’t Sit Down,那之中有一段绝妙的贝斯solo,本身也是一张好唱片。音乐上非常简单,但内容十分丰富。

 

RY:做了这么多年雇佣乐师,加入乐队的感觉怎么样?

JPJ:有压力,但算是不同类型的压力。我更喜欢乐队的这种。在录音室工作里你会变得懒散,会有一阵接很多工作,然后就这样了。你没法在音乐上有所作为,糟糕透顶。你变成了一个久经磨练但毫无想象力的雇佣乐师。我曾经是英格兰唯一一个对摩城唱片有所了解的贝斯手,所以我做过所有的翻唱版本。天天被迫听他们弄出那些声音、怎么搞砸那些歌,我几乎要哭了。

RY:英国这边雇佣乐师的情形挺奇特,他们只要一个乐器对应一个人,如果你是那个唯一的人,你就能做所有的雇佣工作?

JPJ:没错。但也分得不是很细,这一点很奇怪。你什么都能做。如果他们需要你的乐器,你可以出现在英国出的每一张专辑里——不管是佩图拉.克拉克[7]还是来访问的美国人都行。我记得有那么一天——先是在Decca 录音室里和the Bachelors工作,接着是Little Richard[8],后者来英国的录音室录了几场——他妈的糟透了。

[7] Petula Clark 佩图拉.克拉克,英国女歌手、演员、作曲人。职业生涯长达八十年,开始于二战期间,六十年代在全球走红,并被称为”英伦入侵第一女士“。

[8] The Bachelors 来自爱尔兰的一支流行乐队。

Lttile Richard,美国创作歌手,音乐人,最知名的作品诞生于五十年代中期,奠定了摇滚乐的根基,同时对灵魂乐、嘻哈、放克和其他流行音乐产生了重要影响。

 

RY:开始人们只觉得飞艇是Jimmy Page 的乐队,一定感觉挺不好受吧?

JPJ:唔,如果Jimmy特别没安全感,还想当大明星的话,他早就会去找那些次一等的音乐人一起巡演,走他的星途去了。乐队里人人都明白一开始Jimmy名声在外很有用。实际上,他的名声打开了很多门路,一旦明白这点,明白你有自己的事要做,这都没什么。

到现在为止,我弹了十年的贝斯了。自从两岁起我就跟着巡演——我的父母也是这一行的……有点不同。他们是双人戏剧,音乐喜剧那种的。我曾经和Jet Harris 还有Tony Meehan在一支职业乐队里。那是我17岁的时候。

 

RY:你如何看待Robert Plant?

JPJ:Robert独一无二。我们都独一无二,但Robert真的有点东西。我没法想象还有别的歌手能跟我们一起。就是不能。Robert就是Robert,没什么好说的了。

 

RY:那么John Bonham呢?

JPJ:John 是年度最佳英国鼓手。我也不记得有人像他这样。为什么(我们)这些人最后在同一个乐队里很明显了。我们都是对的人。如果有人要离开,那乐队就得散。这个乐队里,我们每一个人都不可取代。

 

RY:那么Jimmy呢?

JPJ:很多年以来,我一直对Jimmy评价很高。我们都来自伦敦南部,甚至从那时候开始我都记得人们会说“你得听听Neil Christian and the Crusaders[9],他们的吉他手好得难以置信“,我在听说Clapton和Beck之前,就听说过Jimmy了。可能我听Clapton多半也是Jimmy告诉我的。我一直认为Jimmy比他们都要好。听上去像个互相吹捧的小团体。我这么说的时候人们大多都不相信,但我是认真的。

[9] Neil Christian and the Crusaders 活跃于1960年代的英国摇滚乐队,60年代早期他们一度邀请过Jimmy Page加入。

 

RY:你认为是什么原因让英国乐队在榜单上的表现再一次超过美国乐队呢?

JPJ:美国人犯懒了。他们舒服太久了。一旦出现点强力的竞争,二流乐队立刻变得紧张兮兮,因为他们觉得自己正在失去很多机会。更好的乐队会开始动手,真的想出点好东西,他们和最好的英国乐队一样好。

 

RY:你觉得我们是否处在第二波英伦入侵美国榜单的浪潮中?

JPJ:我想这算得上某种对美国乐队的不满,这么多英国乐队出现在美国榜单里。这种情况下,美国组合们该看看自己和自己做的音乐,再问问自己为什么这些外国人做得好而自己不行。我十分确信,如果他们看得够仔细,总能想到些缘由,然后就能重整旗鼓再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