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计阅读时间: 8 分钟

Host: 你们已经准备好发另一张专辑了吗?在这次巡演之后?

RP: 我才不会告诉你呢!

Host Two: 没问题,下一个问题。[笑]

Host: 你在一次采访里说过,用很多的符号去堵上大众媒体的嘴,只是为了不让他们给你们贴上标签,这是你们的第四张专辑使用所有这些符号的前提吗?

JP: 唔,不只是这样,但是这无疑是这样。

Host: 这是原因之一。

JP: 当你看到他们说: 好吧,是的,让我们来了解一下更多关于专辑标题的内涵,以及诸如此类的事情,你就会意识到有更多的——更多焦点。

RP: 但是这些符号分量不轻。

JP: 然是会有点混乱,是会这样,你明白的,但不要担心。

Host: 你们可以解释一下这些符号吗?

RP: 呃,我不知道这行得通吗,可能还需要一个小时。 我还想在电视上看到我们呢! 现在太晚了。 你这儿有电视吗?

Host: 是的,我们某处有。

RP: 我们为什么不在这里停下,然后之后再继续呢?

JP: 唔,我们可能错过了不是吗?

RP: 六点半。

JP: 喔是吗?哦那我们走吧,去看电视!

RP: 好! 完毕,出发! 收到,出发吧!

[他们换了个地方去看6:30的新闻,新闻中有他们。]

 

[录音重开] 

RP:  一杯茶下去真的很好。喝一杯茶,我们就在这里过夜了!

Host: 你们之前在讨论 “American Pie”[50]…那张专辑本身,你们觉得这就是美国摇滚的样子以及Buddy Holly[51]和……

[50]American Pie,是美国民谣摇滚创作型歌手唐·麦克林的一首歌曲,收录于同名专辑American Pie 中,这首歌的歌词多年以来一直获得了强烈的关注,许多粉丝和乐评人一直在尝试解释歌词的含义。麦克林一直拒绝对这些解释做评论,仅仅声明“The Day the Music Died”(音乐死去的那一天)指的是摇滚巨星巴迪·霍利、里奇·瓦伦斯和大波普坠机死亡的纪念安慰歌曲。

[51]Buddy Holly,20世纪50年代与猫王同时代的美国摇滚歌手和作曲家。

RP: 哦不! 听起来是这么回事没错,那也包括英国人,你知道的。当一首歌这样开始的: “Did you write the book of love[*美国派的歌词] ” 我的意思是,当你开始创作一首像这样的歌,然后你就会停留在现在音乐所在的位置,此外,我觉得我们是——我们不能两面都演吗吗? 一首接一首?因为我确信你们——你们做的是一个在Top 40榜单上的电台,或者不管这是什么,你都会播(一张专辑中)你知道的那一面,但是事情是…

Host: 是这样。

Host Two: 但是你们会听这之中的其他人吗?

RP: 不,但是故事就是这么个故事,呃……

Host: 是。

JP:  我认为,因为这是一种——副歌部分是如此抓人,你会把它和以前你听过的其他东西联系起来,你绕过了音符。 我必须承认我绕过了。第一遍(听的时候)我断然否定了这整首歌,但是后来,当我好好听歌词的时候,就发现了一个很明显的提示,(解释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Host: 是的。

RP: 是的,我真的很喜欢把这一点带进我们的音乐中,只是因为其实,很多人只是说, “啊,是这样”,直到他们… … 

Host: 是的。

Host Two: 你们可能,呃……

Host: 是指“American Pie”? 

RP: 不, 这和“American Pie,”没什么关系,这只是,呃… 

Host: 喔,总的来说就是歌词。

RP: 是的!

Host:  嗯,你们会不会觉得很多人在说… … 你们今天可以演很多场,然后等你们现身了,很多人会说: “耶! 那场的节目安排真的很棒! ” 然而你们会对自己说: “我演得可太差劲了,我只是在忽悠他们,”因为很多人都在试着说: “耶! 你们听起来棒呆了! ”

JP: 是,但你不能…

RP: 从不欺骗他们。

JP: 你不认为自己欺骗了他们,你只是觉得ーー你只是会觉得真的很侥幸,因为你知道他们认为这挺好的。 你知道当人们说:“耶! 太棒了! ” 你明白有些人这么奉承是因为他们想和你聊个一刻钟。 有些人则是认真的,然而他们错过了,你知道他们错过了。 说着自己本可以演得更好一点,你只是在为自己不能演得更好而恼火,反正我每天晚上(演出的时候)都会有这样的感觉。[笑]

RP: 我明白的,我大多数时候也这样[笑]。 但是很大程度上还是和观众有关,因为你可以演得非常好,你知道的,如果观众不是你喜欢的那样,你就会变得和他们一样专业,事实上是他们专业程度的两倍,因为你要和成千上万的人打交道… … 同时… .. 因此,为了获得那种美好的流动感ーー那种知觉交换的感觉,就像我们给他们东西,他们也给予回报,所以我们给予他们更多,他们也回报更多,直到你们——

JP: ——这种融洽的关系在不断的建立。

Host: 建立,是的。 你们有考虑过出一张现场专辑吗? 

RP:  其实我不介意。现场专辑只是在记录。 有些夜晚是世界上最美好的,我们会非常乐意这么做。 乐队已经演完了,除了一些带着麦克风和扫帚柄的盗录者之外[笑声],可见之处没有任何录音设备。 你是说做挣得多会让你听起来很糟糕,所以他们在空中挥舞着扫帚![笑]

Host: 是的,那么你们是知道那些被认为是盗录的东西在美国卖得很好?

JP: 是的。

RP: 嗯。

Host: 这一定让你们很恼火吧。

RP: 啊…唔,可以这么说,因为有些声音效果简直太差了,你明白吗,Live on Blueberry Hill那张就是个惨剧。

JP:  特别是当这张碟出来的时候,正是盗录碟的鼎盛时期,海贼盘的价格大约是合法唱片的两倍,这听起来完全不公平,因为它们没有任何成本,不像正当的唱片公司。 而且碟的质量还很差。(所以)至少应该卖半价,不是吗? 这在某种程度上倒是能证明盗录的合理性,但是其实,我认为在英国它们仍然过于贵了。还有一点,但是在那个时候它们是两面的,而且对于一张所说的双面LP来说,要花费很多钱。

RP: 但是我们很乐意冲出去,我知道(这一点),Jimmy和我,我们……

JP: 没错,是的! [笑]

RP: 我们上赶着去买了张Dylan的盗录! [笑] “快点!让我们进到那去!” 你知道的,我们进去之后,那家伙脸都白了,因为他们把我们的盗录碟就摆在Dylan的旁边!

[大家都笑了]

RP: 所以我的意思是…

Host: 喔!当你们看见你们的第一张盗录碟就躺在货架上的时候是什么心情?

JP: 我想说的是,我放了那张碟,然后被那音质恶心坏了,我把它扔进河里去了。[大笑]然后——然后我又试着从别的地方买了另一张![低声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