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计阅读时间: 13 分钟

[一位女士走进了房间] 

Woman: 大家好。

RP: 你好呀! 

JP: 你好! 

RP: 欢迎来到 “On the air!” 

Woman: 很抱歉打断了你们。 

RP: 好吧,我来告诉你这之中我想听什么: 有Dion[52]的歌吗,任何一样老东西?

[52]Dion Francis DiMucci,通称迪翁(Dion),美国歌手和词曲作者,他的作品融合了doo-wop,摇滚和R&B风格的元素,最近还包括布鲁斯,于1989年入选摇滚名人堂。

JP: 你只是…

Host: 哪一首? 

RP: 有点像 “The Wanderer” 或者 “The Majestic.” 

Host: 喔是的,在后面的某个地方。

RP: 没错! 就是这样! 因为这些人很摇滚。

JP: 你有 “My Girl the Month of May,” 吗? Dion的一首歌 … 他们重塑了66年那段时间…

RP: 喔拜托了, 是的! 如果你有自己的专辑——

JP: 你听过这首吗? “My Girl the Month of May.” 这首很棒。他们进行了改革,然后有了这首歌。

Host: 他们做了一首…这首歌,一张专辑,他们革新之作,那是在……

JP: 没错是的! 那是张LP! 是张LP, 那很棒, 即使“My Girl the Month Of May”是首单曲。

Host: 是的,我知道。

JP: 那很好。

RP: 是的。他还是有一流的嗓音,非常的纽约。 

JP: 有趣的是,当你放比如Aztecs[53]的音乐时,这会让我想起他着手去做的一些单曲……像“Hoochie Coochie Man” 之类的东西…

[53]Billy Thorpe and The Aztecs, 新南威尔士州悉尼成立的澳大利亚摇滚乐队,于60年代中期取得了成功,是70年代初最受欢迎的澳大利亚硬摇滚乐队之一。下文也有提及。

RP: 是的,我记得— 

JP: 这让我想起来了,即使他也做不插电的……

Host: 当我第一次看到——Chuck Berry的老歌之一……

RP: “Johnny B. Goode”? 

JP: 是,“Johnny B. Goode,” 是的。

Host: 那可真是太棒了,真的!

RP: 他的声音很好听,他在那之中真的很自如,你知道的。

Host: 他……他现在也演不插电的东西了,是吗?

RP: 是啊,我们看到他了,对吧?

Host: 什么…他是怎么个演法? 还是 “Abraham, Martin, and John” 之类的东西吗? 

RP: 唔,我应该想象一下他现在又不同,因为在我们到这儿之前,我在英格兰听到了一首歌,来自一张现场专辑,或者说是一张现场专辑的剪辑,我想那是“ Ruby Baby”之类的。 不管怎么说,就是那些东西之一,但那真的是太美好了,因为…尽管是不插电的歌… … 嗯就像,我想说的是“Friends”变得像“ Whole Lotta Love”一样重(的那种感觉),你知道的。 那真的,真的,真的很好。

Host: Dion很久以前来过这儿。 我的一个朋友见过他,大概是在他29、30岁的时候,我朋友在他出来的时候看到了他。 他认为他在舞台上是一个不可思议的人物,穿着宽松的裤子,还有那些,你知道的。 The Belmonts也在那里…

 

Host Two:打扰一下,Dave? 我在想你们想不想听听特别节目的开场部分?

JP: 好的,当然。

RP: 是的!怎么都可以的。

Host: 他们一开始,那个歌曲安排真的很不错。

Host Two: 下一首是……

RP: 起来我们好像有点玩世不恭,但是…… 重点是我们并不。

JP: 不,不,不…[RP在讲话]…是

RP: 因为,我的意思是,我们昨晚看到一个组合 [the] Chain[54] …

[54] Chain,澳大利亚布鲁斯乐队,成立于1968年末。

JP: 是的。

RP: 我的意思是,如果你让他们演一些东西,这可能是他们做过的最糟糕的事情,但是这也会比我们现在做的更好,因为他们演得非常好。

Host: 你们在哪儿遇到他们的?你们都看到了什么?

JP: 我来告诉你,最后一首歌,听起来有点怀旧,很像早期的Marmalade[55]的东西。

[55] Marmalade, 苏格兰的流行摇滚乐队,成立于1961年,当时名为The Gaylords,下面提及的“ Ob-La-Di,Ob-La- Da”和“Rainbow”都是他们的作品。

RP: 是的,没错! 是这样。

JP: 即使是Marmalade … …不是吗?

RP: 是,是的,他们是一个了不起的组合。 他们被扔了很多书。 不过你知道的,他们抽身而退了。 他们一撤出,所有人都说: “哦,我们不想知道他们的事。” 但是,他们是退出了,也开始做一些好的东西了。 我不知道你最近有没有听过什么?

Host: 有点像,给我个主意……

RP:不是 “Ob-La-Di, Ob-La-Da”— 

JP: 不,不是,我们在说…之后的“Ob-La-Di”

[听不清,所有人都在说话] 

RP: 是 “Rainbow”吗? 

Host: 是的, 我觉得就是 “Rainbow”。

JP: 是的,那是佳作之一。

Host: 下一首歌是Alison MacCallum写的,她现在24岁左右,有支乐队,一个叫做Superman的年轻乐队。

RP: 嗯。

JP: 是的,我们车里有这个,不是吗,在来的路上?

RP: 是,这是你经常播的专辑之一,对吧?

Host:没错,是这样。 

RP: 不算糟糕,但是如果这是之前写歌的人写的话,那就说明他们已经走上了一条灵活变通的路。 他们只需要再提高一个档次。

JP: 那是 [Simon] Napier[-Bell写的], 是吗? 

Host: 他制作了这张专辑,是的。你们觉得这姑娘怎么样?

JP: 他以前给Yardbirds做过东西。

RP: 唔,我不知道,我是否应该设想她一直会那样唱歌,但是,这听起来很有趣… … 你知道,我是如此习惯于作出评价…我现在正在听一张专辑。

Host: 我也这么想。

RP: 是,然后你就会有一个想法,你知道,当有人问:“你觉得这个声音怎么样? ” 姑娘就得这么唱,因为这就是那种歌,不是吗? 你知道,你必须真正地去(把声音)展示出来。

Host: 她的嗓音真的很有胆量,她唱的是爱情、布鲁斯之类的东西,而且… ..

Host Two:她(的声音)在舞台上(听起来)很“脆”。

RP: 脆? 唔,倒也不坏。或许她会乐意过来来个二重唱。[笑]

Host: 你们觉得制作如何——那首歌的?

Host Two: Jimmy刚刚评论过了。

JP: 那首歌和the Yardbirds应该有点关系。

RP: 他和那事儿也没关系吗?

JP: 如果他现在在听(广播)的话,我敢打赌他肯定在另一头汗如雨下。[Plant笑了]

JP: 因为他知道我应该会说什么。

Host: 我明白了,看… [大笑]  

RP:他——所以说他在这里做的不错?

Host: 这是他在这儿的初次制作。

Host Two: 我觉得他向世界各地进攻,只是突然出现然后插手(唱片)制作。

RP: 所以如果我们不去印度的话 … ? [笑] 

Host: 你们听过Billy Thorpe, 是吗? 

Host Two: 我们播一张Thorpe的现场歌曲,没错,从来不放Spectrum。你们觉得这怎么样? 

JP: 其实我没什么特别感觉。

RP: 是有点失真,但是我的意思是,尽管如此,它该有的都有了,你明白的。

… 

Host: 他大部分时间都这样。 他只是做摇滚和蓝调的东西,非常有节奏感。 他打算去伦敦,带着乐队去。

RP: 我不怎么去伦敦。[笑]

Host Two: 你觉得他现在在伦敦有多大可能性听到这个消息?

RP: 唔,那里有个叫Roy Young[56]的家伙。 The Roy Young Band已经成立很多年了,他真的… … 我的意思是,当涉及到真的很难,基本的,砰的一声(的东西),那么他真的,真的,真的是最好的。 我的想说很多摇滚乐的复兴,人们在做类似的事情,但是他是那个一直在做这些事情的人。

[56]Roy Frederick Young,英国摇滚歌手,钢琴家和键盘手。他首先在1950年代后期录制唱片,然后与披头士一起在汉堡演出。在Cliff Bennett和Rebel Rousers任职后,他与自己的乐队发行过几张专辑,并和Chuck Berry、David Bowie等录过音。

JP: 是的,刚开始的时候他就在那儿了,做过很多摇滚表演。 几乎没人听说过,但是他们真的很棒。 他刚刚完成了某版本“Rag Mama Rag”——难以置信。

RP: 是的,我的意思是,他真的就是这么个人。

JP: 我的意思是,当你只是猛地弹出十二小节布鲁斯[57]时,你会有一些竞争对手,真的。 我不… 我不… 我是说,他们的唱片怎么样,单曲呢?

[57] 12-bar blues(或称为blues changes)是流行音乐中最突出的和弦进行方式之一,其在歌词,乐句,和弦结构和持续时间方面有独特的形式,也是构建爵士乐曲目的关键要素 。

[大体上有杂音] 

RP:  等一下, 你能把那个放在我们经过的唱机转盘上吗? 因为有张来自英格兰的唱片是Tornados[58]中的一个家伙的作品。 我觉得,这是1963年左右在英国发生的事情的总结,在当时相当有氛围。 我的意思是我们都会带着些傻笑,但同时那真的很好。

[58]The Tornados,龙卷风乐队是1960年代的英国器乐乐队,他们的歌曲 Telstar是英国乐队发行的第一张美国排名第一的单曲。

Host: 哪种类型的怀旧之情能带你们回去?

RP: 在那个年代,我常常惊讶又急切地看着这些艺术家。 但是也有一个叫Mike Berry[59]的人,他并没有做很多东西,但他的录音听起来真的非常棒。

[59]Mike Berry,英国歌手、演员。在长达60年的歌唱生涯中,他以十大热门专辑“ Do n’t You Think It ‘s Time”(1963年)和“ Sunshine of Your Smile”(1980年)而闻名。下文的Tribute to Buddy Holly也是他的作品。

Host: 我想起了Buddy Holly的去世……

RP: 那首“Tribute to Buddy Holly,” 是的, [唱] “Snow was snowing …” 

JP: 一样的录音厂ーー

RP: 是的。RGM 的东西也有一些令人惊异的声音。 Michael Cox这家伙做到了——“Angela Jones” ,记得吗? [唱四个音符的旋律] 他唱了“Sweet Little Sixteen” , Chuck Berry的音乐和吉他solo毫无疑问令人惊叹!

JP: 是的,还有点Rick Nelson[60], 真的, 不是吗? 那种演唱风格? 

RP: 没错,所以这代表了一个时代。 那不算是非常精彩(的一段时间),因为当时美国的同行们确实在猛烈抨击它。 Frankie Ford[61]——好吧,不完全是同一时期。

[60] Ricky Nelson, 美国的创作歌手、摇滚歌手和音乐家。

[61]Frankie Ford, 美国摇滚,R&B歌手,以1959年的热门单曲“Sea Cruise”而闻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