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计阅读时间: 12 分钟

Host: 唔,我想他们才刚刚开始发现,在澳大利亚, 能听见Cleo Laine的声音。 人们刚刚才从收音机里听到了这首歌,但是我们听过很多英国唱片。

RP: 嗯…是的,没错。

Host: 我只是想知道,那样的情景是否会以任何形式回归?

RP: 不见得,不。

Host:你先前提到过的,Jim,滚石乐队。你怎么看比如说,很多人认为Jagger已经超越了一个流行歌手的范畴成为了一个异教英雄,他们的音乐也因此受到了影响,你怎么看这样的说法?

JP: 为什么这么说,我真的不知道。他似乎是搞了个喷气式的场景, 我真的不知道他在做什么。呃,我不明白你们怎么把这和异教英雄联系起来的。

Host: 呃,他… …他那种… …你知道的,那种方式,让这成了Newsweek的封面之类的,和… … 

RP: 让这成了! [低声轻笑] 你的意思, 你是想说“上了”!

JP: 当他和天主教徒结婚的时候……我想我已经…

Host: 你们觉得他在电影Performance里的角色怎么样? 你们已经看过B面了吗? 

JP: 是的,我们看过那个。

RP: 那还不错。

JP: 那真的挺不错的。你们在这还没看到吗?

Host: 没有,他们禁了这……

JP: 不是吧?

Host: 是的。

RP: 哦,没事!行吧!他们禁止这样那样的事,他们禁了Uncle Dirty和Wild Man Fischer[8]和所有这些事物。他们不知道的是,他们是可以下令禁止——但是这些东西不是他们该担心的污言秽语,你明白的。

[8]Uncle Dirty, 即Bob Altman,美国喜剧演员和自由思想家,被认为大部分言行对于电视节目来说都“太过冒险了”。

Wild Man Fischer,美国街头艺人,以在日落大道上为每只镍币或一角硬币提供无伴奏的“新颖歌曲”表演而闻名,他被视为outsider music的教父。

 

Host:  是的,但是,这是那些禁止它的人的“智慧”,你知道的。

RP: 是的。

Host: 你们喜欢……

JP: 你会试着去挑战它的,不是吗?

RP: 没错,我们会帮你的。就是别提我们的名字就行。[低声笑]

Host: 你们喜欢滚石的最新专辑吗?

JP: 唔,是还不错。里面确实有一些好东西。

Host: 有什么特别的风格或者曲目是你们喜欢的,比如……

RP: 我很喜欢Beggars Banquet

Host: Sympathy [for the Devil]呢? 

RP: 唔,是的,整个——整张专辑都,或者说大部分真的蛮好,你知道。 这就是脸[乐队]的来源,你明白的,那种声音,Stay with Me有点像那样,你懂我意思吗?呃……

Host: Shuffle[9]— 

[9] Shuffle,起源于蓝调音乐的一种节奏类型。下文的Boogie就是其中的代表。

RP: 没错! 那种摇摆的感觉——

Host: 是的。 

RP: 滚石这么做已经挺久的了,甚至Chuck Berry也做过。

Host: 没错, 就是那种Boogie类型的感觉. 

RP: 嗯。

JP: 我一直很喜欢[他们的]Satanic Majesty’s Request,因为那是Brian Jones还在他们乐队里的时候最后一部完整的作品,是吗?又或不是吗?我不太清楚,但这首歌很不错,它成了某种把他们带下来的流行作品,然后每个人都有点……

Host: 唔,人们会觉得,在[Sgt.] Pepper[’s Lonely Hearts Club Band]后,紧跟着披头士的电子的、有点怪异的音乐,他们就有了Satanic Majesty。他们似乎会追着披头士会做一些事,他们会有点… … 

JP: 我相信他们也会是第一个承认这点的人。他们承认了!他们确实似乎是在跟着披头士在做的音乐后面做些东西。

Host: 你们会觉得歌词在你们现在做的音乐中很重要吗?就像昨天你唱的,“People said that ‘I was a millionaire but I’d spent more than a million.’” 

RP: 啊,唔!这…这有点,我不会…我爱那首歌。如果你有…这儿有Howlin’ Wolf的唱片吗?

Host: 是的, 这儿有Howlin’ Wolf的伦敦录音室精选——

RP: 呃,好,唔忘了我之前说的。 在英国有一张唱片叫做 Goin’ Down Slow,这是“ Goin’ Down Slow”的歌词 “Please write mama, tell her the shape I’m in / Tell her to pray for me, forgive me for my sins,” 是的。该死! 那些Chess[唱片]的声音真的太好听了! 你知道的,录音,riffs,你懂的,这整个氛围和Howlin’ Wolf 的声音!而每个人都在那,嗯, “Smokestack [Lightning]” 以及“Spoonful,” “You’ll Be Mine.” 甚至连Marc Bolan 都在那儿盗用着那些东西,你知道的,那[开始唱 T. Rex’s “Jeepster”] “you’re so sweet”以及所有的这些东西, 都是Howlin’ Wolf!

JP: 是这样, 没错。

Host: Marc Bolan的音乐和T-Rex的,是的— 

RP:  唔,如果说有什么不同的话,我认为它比以前好多了,除了歌词变糟糕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我觉得他填补了一个很多人长期以来都不愿意将他们联系到一起的空白,你知道的,有很多孩子不想看到David Cassidy或者其他什么人,而老Bolan[10]带着一些亮片登场了,他接管了一切!

[10] Marc Bolan, 英国创作歌手、音乐家和诗人。他是暴龙乐团的主唱兼吉他手以及1970年代华丽摇滚运动的先锋。

T-Rex, 暴龙乐团(另译雷克斯暴龙 / 提雷克斯)是由创作歌手兼吉他手的Marc Bolan于1967年成立的英国摇滚乐团。乐团一开始叫Tyrannosaurus Rex,并以此名发行迷幻民谣作品。他们是华丽摇滚界的先锋。

David Cassidy, 美国演员、歌手作曲家和乐队吉他手。

Host: 是啊,我估计现在在英国有一种小规模现象,比如T.Rex和Slade在争斗啊,或者… 

RP: 哦不!我认识Slade[11]很多年了,他们住在离我不远的地方,我不认为他们能掌管任何事情[低声笑]。他们真的是些很棒的家伙,你知道的,但是… 我不是很清楚。

[11] Slade,一支于1966年在沃尔夫汉普顿成立的英国摇滚乐队。在1970年代初期的华丽摇滚时代脱颖而出。下文的 Noddy Holder是该乐队的主唱和节奏吉他手。

Host: 我认为Noddy Holder 有一种非常不可思议的方式来解决歌词(问题)几乎… …

RP: 是啊,但是他一直这么做来着,而且他以前从来没有现在这么酷过! [大笑]

Host: 自从Whole Lotta Love以来你们是否会觉得自己为了摆脱某种固定认知而刻意改变(音乐)方向,或者是……

RP: 不,不,不。你不能说“方向”是一个——是某种只有人们置身事外才能讨论的东西,你知道的,因为“方向”真的是个很奇怪的词,尤其是谈到“创造”的时候。

Host: 很多孩子在这样一个地方,在澳大利亚,我们在你们做出一些新东西之后一阵子才能听到这些东西,(孩子们会)对比如Whole Lotta Love这样的歌沉迷很久,他们会继续寻找一些别的东西能去佐证他们强烈、深刻的感觉,你知道的,或许就有了,呃……

RP: 唔,是的,但是Immigrant Song呢?“雷神之锤”?

Host: 是的,是的,嗯,就是这类的。

RP: “雷神之锤”,人体解剖学,不错![大笑] 这取决于你到底想要什么——我的意思是,很多人以前会在Whole Lotta Love那时候(对我们)发出嘘声,我真的不知道还有别的什么了。那张唱片肯定是那么些个小场景的一部分。[笑],但是我确信我们已经……

Host: 但这确实也是他们真正想要的一部分,你懂的。那会儿他们一直在寻找。我认为远距离会带来损失之类的——给了我们更多。

RP: 嗯,但是那也确实存在,但是不一定非得是插电的,你知道的。比如第三张专辑中的Friends之类的,我觉得那也挺有冲击力的,而且也很容易传过来。

Host: 有很多东西真的是很明显,你知道,那种感觉仿佛打了你一巴掌的东西,(好像某种)我可以抓住的,有一根杆子让我可以直接顺着爬上去。

RP: 是的。 

[咳嗽声使音频变模糊] 

Host: 很多小孩子都这么说。当你们还是个小男孩的时候,听着收音机到处蹦蹦跳跳的时候,有什么唱片是真正让你们感到特别的,有点像——比如说发生某些事情,某张唱片在你们的脑海里真的很突出,又比如说回到了摇滚时代,或者一些唱片因为某些原因真的能抓住你——那对你们来说是一件很私人的事情。你们还记得有哪张唱片是这样与众不同的吗?

RP: 哦那可太多了。可以追溯到1960年,我有了一台比我那会儿年龄还大唱片播放机,我拿到它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试着把我只听过一小段的唱片弄上去,最初的阶段,你知道的,我想那应该是猫王之类的人的唱片吧。比如Lawdy, Miss Clawdy 和 Trying to Get to You, 你知道的, 我的意思是我们昨天演了Lawdy, Miss Clawdy。

呃,只是再次能有这样的声音。它与那些Chess唱片和Howlin’ Wolf是齐头并进的。是一种声音——不只是靠它本身,但仍然是一种让人耳目一新的东西,当时的白人除了Rosmary Clooney[12]就没别人了(这样了)……[由于咳嗽声音频听不清]

Host: [The] Drifters的Up on the Roof和之类的东西? 你们很沉迷这类?

[12]Rosemary Clooney,美国歌手和女演员。50年代初以Come On-a My House这首歌为人所知。

[13]The Drifters,漂流者组合,是美国一个嘟·喔普、节奏布鲁斯和灵魂乐歌唱团体。

[RP&JP一起]

JP: 是的,我确实…

RP: 我很喜欢! [笑] 是的! 我真的很喜欢It Might as Well Rain Until September这类的歌,以及……

JP: 我还在祈祷着Ricky Nelson这样的人能继续——继续下去呢。

RP:[大笑] 哦,我可完全不是个会心软的人!那是…那有点像比如 Bobby Vee[14]的声音。我有时候喜欢去试着模仿一些人,然后我发现无论如何,这样做就是要将下巴从左向右滚个90度[发出打呵欠的声音],然后唱Rubber Ball之类的歌,比如More Than I Can Say …

[14]Bobby Vee,美国歌手,词曲作者和音乐家,60年代初期的青少年偶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