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计阅读时间: 11 分钟

Host: 我记得有一天在John那儿,我们听着Bobby Darin[15]的歌……Mack the Knife之类的。

[15]Bobby Darin, 美国歌手,词曲作者和演员, 获得过格莱美终身成就奖。下文的Splish Splash是他于1962年发行的一首歌

RP: 是的,没人过来。

JP: 不,他从那儿来了…

RP: 一到Mack the Knife他就……

JP: 一到怀旧伤感的时候他就……我们不在意——还有Splish Splash,他们挺不错。

Host: 你们…呃,你们喜欢过水牛春田乐团吗?

RP: 是的,当然[JP: 嗯] ,很喜欢。

Host: 喔!

RP: 整体而言——那种节奏真的是,不过 Buffalo Springfield Again确实是他们的最佳状态。你知道的,Rock and Roll Woman之类的歌。现在如果谈到西海岸音乐的话,你听说过Moby Grape吗?

Host: 是的,他们挺好的。

RP: 是的,他们确实——我真的很喜欢他们。

Host: 你们还记得那种情景吗,比如在65年的时候,Byrds登场,然后整个乐坛都开始真的摇…

RP:  是——是这样!到那时,你知道的,我的意思是,我其实并没有做太多事情,因为在伯明翰的时候,我和Bonham并不是那种最容易被介绍进夜店然后被告知去演什么的人。因此,我们和Jerry Lee Lewis[16]和所有这些人一起去听类似的声音,找找灵感。但是Moby Grape和Love——一部分,而非全部!不过很多事情都使我受益匪浅。

Host: 我去年去了旧金山的一场演唱会—去了西海岸[听不清],是the Family Dogg[17](的演唱会)。你们在那儿演过吗? 

[16] Jerry Lee Lewis, 美国唱作人,音乐人,钢琴手,昵称是“杀手”并通常被视为“摇滚乐第一个伟大的野人”。

[17]the Family Dogg,英国声乐组合,以和声唱法著称。

RP: 没有。

Host: 他们真的是个很独特的组合—他们路子很野。The Family Dogg,当他们还是谁人的后备乐队的时候。

RP: 是去年吗?

Host: 呃,1970。

RP: 哦是吗?

JP: 我在那看到了Kaleidoscope[18]。

[18]Kaleidoscope, 一支英国伦敦的迷幻摇滚乐队,最初活跃于1967年至1970年间。

RP: 你看到了?

JP:是的。

RP: 噢是的,他们——他们才华横溢!

Host: 还有Family Dogg。

RP: 是的,是这样…[听不清]

JP: 那是我看过的最激动人心的演出。因为你不会知道接下来要演什么,每首歌都非常不同,乐器也在变化。并且他们在器乐表演上也是非常出色。

Host: 有了谁人和Family Dogg, 那幢楼可承受的太多了,不是吗?[笑]

Host: 你们有计划过做什么吗,比如像谁人做的Tommy?你们喜欢那种走开式的(创作)吗?还是只是一直继续下去…

JP: 我不知道。

Host: 是否…

JP: 谁知道自己接下来要到哪儿去?我想——你怎么看?从唱片上看,我们大约要提前工作一年,不是吗?或十八个月…

RP:  是的。我们有很多想法正在不停变化,很多Jimmy的想法在音乐上都可以被转化为非常惊人的东西的,但是,我不认为它们可以与摇滚歌剧或类似的东西归到一起,因为那完全是另一回事。你明白的,去做他们在做的东西似乎看起来是一件了不得的事情,但这仅仅是…

Host: 或许有点太自命不凡了。

RP: 唔,我不太清楚,因为你真的没法知道他们是怎么工作的。

JP: 就只是分类的问题。我的意思是,我真的不知道你……唔,尝试去归类我们的东西,我是——我只是在弹而已!

Host: 是,那听起来是如此的感人。你看起来就像Stan Kenton[19],正努力找寻一种适合自己的爵士乐的地方,却无处可寻… ..你听起来是如此忧伤地渴求着新的东西…

[19] Stan Kenton, 美国流行音乐和爵士乐艺术家,他领导过一个创新且有影响力的爵士乐队近40年。

JP: 事实上,你说的这个名字是唯一我能联想到所有这些乐队的,八种神经衰弱的之类的东西。

Host: 你们在听,现在在听某些特定的同行, 不是Stan Kenton— [说话人声音部分重叠] 

JP: 但这不是,现在不是这样了。

RP: 是,这挺伤感的。

JP:  我恐怕现在不是这样了,不,不是因为它不好。我真的不喜欢看到那么多的音乐人,就好像看到了一个铜管乐队之类的,他们每次都演一样的东西,显而易见下一段会演什么。而这些乐器本来可以做的事情可太多了。

Host: 而在舞台上,你们对自己的表现都很满意。你们在录音的时候呢,发生了什么?

RP: 其实更多时候是一样的。反正我们大部分时间都在笑。[低声笑] 

Host: 是的,我不知道你们在家里会不会听,但如果我买了一些,比方说最新的澳大利亚唱片,然后播放它们,你们会不会听,然后给一些评论或者想法之类的?

RP: 你的意思是Juke Box Jury[20]那样的?

JP: 是吗。

[20] Juke Box Jury是于1959年6月1日至1967年12月27日期间在BBC电视台播出一个音乐节目。

Host: 是,我是说一些最新的组合:你们能谈谈对这类音乐的看法吗?

RP: 如果你有一个蜂鸣器的话,当然![笑] 再来一个铃铛—

[大家都笑了] 可以,如果你想知道的话! 你看,我们还没怎么听过澳大利亚的音乐,因为我没法忍受整天开着收音机听。似乎在这里,你得去结合好与坏两面来看待, 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Host: 就像美国的调幅(广播)一样…

RP: 以及我不太能忍受坏的那面。

Host: 如果我只是拿了一些唱片来放呢?

RP: 那倒是没问题。

Host: 那天Keith开车送你们来的时候, 提到了你们在说什么 [听不明白] 唱片。你们懂的, 比如像Day by Day之类的? 

RP: 哦,哎呀!

JP: 怎么啊?

RP: 我们就只是在闲扯而已。

JP: 唔,其实有人在说这是Ray Davies[21]写的。我们基本上就在谈这个。

[21] Ray Davies, 英国歌手、作曲家和音乐家,Kinks乐队的主唱、节奏吉他手。

RP: 我们没法相信Ray Davies写了那么首歌。

JP: 上帝保佑!是!有人这么说过,这就是我们一直在讨论这个问题的原因。因为有人说是他写的。

Host: 墨尔本有一个工作室,由一个受人尊敬的制作人经营,他说这是他听过的最差的唱片。

JP: 最差的制作? 

Host: 是这样。

RP:我其实不太喜欢……

Host: 你们发现了吗?关于你们有很多谣言, 就像我在车上告诉你们的那样,四处流传着的? [听不清的声音]

RP: 哦,有这么多事情正发生着, 但是你能说什么呢?总有人会去谈论别人不是吗?要不说那些话,要不就议论女王 。

Host: The Family, 那个组合还在吗? 

RP: 在的。[JP: 嗯]

Host: 他们——他们受人喜爱吗?

RP:嗯,是这样!他们确实一直是个非常稳定的组合。我真的不太懂为什么他们还没比现在这样(的状态)好呢……但话说回来,他们做得也不差,你知道的。他们在不断地工作,收成也很可观。我们真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能突然成功了,他们已经做到了, 因为你真的讲不出(那个具体的时间点),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因为你去到一个地方,得到(人们的)反应,但有其他1000万个地方呢。

[听不清的声音]

Host: 昨天的演唱会上,有个14岁的瑞典女孩,一路从堪培拉飞过来。

RP: 唔,你怎么没告诉我们呢? [轻声笑] 

JP: 你得——你一直在跟我们讲你看到的所有姑娘们的故事——

RP: 并且我们信的,真的。太惊人啦!

Host: 像Joe Cocker[3]那样的人如何?

RP: 是啊!为什么我们不聊聊 Freddie King[23]?

[22]Freddie King, 美国布鲁斯吉他手和歌手。是1950年代和1960年代芝加哥布鲁斯的代表人物。

Host: 好啊。 

JP: 然而Cocker是不错的, 别忘了他了。

RP: 当然。

JP: Cocker真的很棒。

RP: 就是还有Leon Russell [23] … 

[23]Leon Russell, 美国音乐家和词曲作者,他60年的职业生涯中参与了许多畅销的流行音乐唱片的创作,类型包括流行,乡村,蓝草,R&B,布鲁斯摇滚等等。

JP: 是的,没错。

RP: 不,不——话是这样说的,你看,我们不经常工作的唯一原因是,我们是会有点迟疑不决——不是优柔寡断,而是我们只会(做)完全取悦自己(的音乐)——只有这样,你才能真正享受它,并且同时也保有自己的才能,你知道。然而有些人也进来了,像大商人一样,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只是碰巧也成了音乐家,你明白的。说到其中一两位,你知道,你已经提了几个人了。[页师低声笑]

Host: 所以你们到底怎么看 Joe Cocker?

RP: 唔,谁知道呢,但是我真的,真的……有人说他目前打算再做点什么?

JP: 是,还有钢琴家Chris Stainton[24],这人弹贝斯也难以置信的好。他,呃——欢呼吧——他和Juicy Lucy的弹钢棒吉他那位Glenn [Ross] Campbell[25]开始搞新乐队了,显然Cocker也会加入进去。他们应该会非常不错的。[RP: 嗯。]

[24]Chris Stainton, 英国录音室音乐家,键盘演奏家,贝斯手和作曲家,除了与Cocker合作外,他还因与Eric Clapton,The Who等合作而闻名。

[25] Glenn Ross Campbell,他曾是The Misunderstood的首席吉他手,60年代尽管乐队在被迫解散之前只录制了几首歌曲,但在当时也被认为具有很大的影响力。滚石杂志曾评价在Misunderstood中的Campbell为“Jeff Beck and Jimmy Page rolled into 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