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计阅读时间: 5 分钟

JP: 他们是真的想把他扫地出门。 你懂吗,他们会挑觉得没人在听的那几个小时放他的音乐。

RP: 喔!他才是那个试着让每个人都明白现在在发生什么的人。

JP: 他是第一个开始给人们机会的人,那些你通常根本听不到的人。 他们可能只会在艺术展览会上演出。

Host: 比如Medicine Head[40]之类的? 

[40]Medicine Head,英国布鲁斯摇滚乐队,最初是二人组合,活跃于1970年代。

RP: 唔,从字面上看,就像每个人!

JP: 还有,他叫什么名字来着? 那个疯疯癫癫的班卓琴手?

RP: 哦,是的! 他的… 弹钢琴的那位叫什么名字来着? 各种各样的——好吧,你可以称之为和The Incredible String Band[31]一样的东西—— 四处游荡演出,你知道吗? 在他的节目里,什么都有一点,之后人们突然就被唤醒了,你明白吗,重新被唤醒,就像猫王令人兴奋一样。 你会突然发现这里面有很多内容,比你看到的要多得多,因为就像广播一台一样,我认为他们是在帮助这个国家,但实际上他们所做的只是把音乐打进地下。 因为你必须通过一次试听才能在广播一台播,而像Terry Reid这样的人——他们真的、真的很有天赋——却失败了! 只是因为他的东西,而不是出于他是一位才华横溢的歌手…

JP: 那对你来说是Top 40。

Host: 是的。

RP: 这甚至不能与你标准的 Top 40 相提并论,因为至少你会播放艺术家的唱片——不管是好是坏。 但是在英格兰,你会因为某些(唱片被)有些在录音室的拷贝而收获喜爱…

Host: 无所适从。

RP: 嗯?

Host: 因为你们会觉得无所适从。

RP: 是,还因为做这些事的人没有远见,文明的仆从罢了。

Host:  说到身份感,你们认为——你们最近听过深紫吗,现场表演?

RP: 没有。

Host: 你们喜欢他们吗?

RP: 呃…………………………我不知道。

Host: Ian Gillan说了一些关于飞艇的事,他们来这儿的那会儿。他说你们的歌不够强劲,你们在遭受…… 

RP: [笑出声]

JP: 不! [笑] 唔,那他们的第一张专辑又怎样呢?其中就一首歌就像直接借鉴的我们的一首,此外还有一首借鉴了It’s a Beautiful Day的“Bombay Calling”。

Host: 是的,但是他也说了,在那之前他们受到太多东西的影响了,每个人都没有自己的独特性,他们也很愁这一点,不过其实他们没有,他们听起来不像任何人。

[JP&RP: ?What] 

RP: 等等—

JP: 这是什么话, 嗯哼? 

RP: [笑]听起来真像(在英国)国会(大楼里吵架)。 这么说真的挺傻的,你知道的。 我的意思是,对我们来说,他们可以用自己的想法取悦自己,但是我们写出来的东西也一天比一天好。 我认为他们的第一张专辑没法和我们的第四张专辑相比,因为就是没得比,真的。 我们是同一个组合,有一点这个,一点那个,但是……

JP:  我们三年来都是这样。

RP: 是这样,我们包罗万象。 然而有很多乐队,我不是在说他们(不好),但是很多乐队就只有一个riff,他们凭此打到了地上。 他们能只演那段riff就演个十分多钟… … 我想不用一会儿小孩子都能学会了。 这似乎就是Sly Stone[41] 在做的,但他做得真的很好。 我的意思是,他们是十分精彩,但他们还是在不断周而复始同一件事情。

[41]Sly Stone,美国音乐家,词曲作者和唱片制作人,他曾是Sly and Family Stone的主唱,也是60-70年代在灵魂乐,放克,摇滚的先锋人物。

Host: 你们觉得“Black Night”怎么样?

RP: 还不错,但我们以前是不是在哪听过?我想任何东西我们以前都在什么地方听过。我们经常坐下来说,“哇,我们以前在什么地方听到过。”这句话。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