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计阅读时间: 9 分钟

Host: Free[42]的重组怎么样? 

[42]Free,1968年于伦敦结成的英国摇滚乐队。下文提到的Simon Kirke曾是Free的鼓手,也是Bad Company的成员。

RP: 唔,挺好的。他们相当不错。

JP: 是的,但那又是另一个那种组合,让人觉得成员们都不在一个水平上。 我想这也是他们解散的原因吧。 但是我们会期待看看他们再走到在一起时会发生什么。那很棒! 因为我们做到了! 我们对他们前两张专辑赞不绝口,到了第四张专辑,这张专辑就很……

Host: Simon [Kirke][42] 在新出的专辑里吗? 

RP:说实话我不太清楚。 你知道——实际上在他们解散后我们见过他们所有人,他们都在抱怨各种各样的事。 但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肯定是因为他们——他们就是有点 [哼了几小节] 放克的感觉,但(他们)从来没去更进一步,也没有把(这种感觉)带回任何地方。然而这(样的更进一步的或者将其带入自身的做法)是让我们一直对自己所做的音乐感到快乐的原因之一。

Host:Jethro [Tull][43]呢? 你们觉得他们如今在做的东西怎么样? 

RP: 我们在一次美国巡演中和他们演了有十五次,他们整个组合的节目安排真的很棒。 他们的经纪人不让他们和我们一起出去,因为(他认为)我们绝对是小流氓,混混之类的人。 Ian Anderson就只坐在自己的房间里,他甚至不会和组合里其他成员做任何事情。 每天晚上他都会在歌曲之间说同样的俏皮话。 到了那个时候,他会举起他的笛子说,“你喜欢我的阳具锡哨子吗? ” “Jim Morrison比不上我。” 诸如此类的东西。 但是夜复一夜每天都这样,所以这真的阻止了你继续去听他唱歌。

[43]Jethro Tull,1967年成立的英国摇滚乐队。风格最初是布鲁斯摇滚和爵士乐融合,后来发展为硬摇于民谣元素融合,主唱/吉他手Ian Anderson是乐队的领导者。

JP: 是这样。

Host: 这听起来完全像某个彩排好的演出…

JP: 就是这样。

RP:  那就是他们的安排,上帝保佑他们,但是……

JP: 唔,你看,他—— 你明白的,不管是谁在掌管这整个演出,你知道。 我的意思是,问题是——那是我们之间的事,我们不会每晚上台演一样的东西。 我们每天晚上都在不断地想办法去改变,所以我们就有了变化。 我甚至无法想象在某个需要做同样事情的乐队中演出,一个音符一个音符完美地弹出来。 我从来没有(这样做过),从没有过。

RP: 我们很幸运,因为我们的经纪人不会只以普通人的方式去看待和制造事情。 我的意思是,他和我们一样喜欢这些变化,而且他会很乐意看我们去做一些和以前完全不一样的东西。

Host:Manfres Mann[44]怎么样?

[44]Manfred Mann,于伦敦结成的英国摇滚乐队,活跃于1962年至1969年。

RP: 这可有些年头了。

Host: 目前的阵容很有意思。

RP: 还什么都没听过。

Host: 他们来这里,那是我们的第一个大型流行音乐表演。 这确实为重量级的组合打开了快捷通道。 我想那是Deep Purple / Free / Manfred Mann巡演。 他们是真正的大型演出中的第一批,从那以后,一切就像滚雪球那样越来越有影响力。

JP: 唔,之后有谁人和小脸的巡演? 

Host: 啊,说到这——我是说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在那之后还有一段空白期,然后深紫是之后第一个来的。

RP: 以我所能想象的来看那真的会非常精彩,谁人和小脸…

Host: 谁人很棒。

Host Two: 没错。

RP: 唔,我想小脸也是。

Host: 他们也不遑多让, Stevie [Marriott] … 

Host Two: 他们被嘘下台了。

RP: 哦,但是他们还是会那么做的! 他们在任何地方都会被嘘下台,小脸们,因为他们是如此… 他们就像ーー喔他们真的ーー他们太“过分”了! 真的,有时候对于观众来说有点难接受。

Host: 他们上台之后讲: “Fuck you.” 然后观众就嘘他们,朝他们砸东西,然后他说: “Fuck you all 我要下台!” 然后转身就走, 之后我看到他了。 [笑] 

RP: 是的,但当他们真正开始表演的时候,人们会说:“行吧,用你们说的和做的给自己找点乐子,然后演吧。” 他们真的做到了,你懂的。

Host: 以前的那些人,比如Stevie Winwood和the Spencer Davis Group[45]怎么样? 

[45] The Spencer Davis Group,1963年在伯明翰成立的英国乐队,Steve Winwood在其中担任键盘手和吉他手并于1967年离开乐队。

RP: 喔是的!顶尖人物。

Host: 你们喜欢那些家伙吗? 

RP: 是的,我们非常喜欢,是的。 嗯, Winwood在那个时代是一颗璀璨的明珠,他在那样一个位置很久很久。 和Spencer一起,他们以Jerry Lee Lewis的那首Rambling Rose开场,他们用那种带着忧郁的调子开场,老Winwood 鼓起掌来,把拾音器粘在他的吉他上,诸如此类的。 他们过去常常在一个小小的封闭的空间里表演ーー但是气氛很好,而且你知道,Spencer的节奏一直在演那种“ chink,chink”(的声音)。 他们真的很精彩,真的很好。 反正我们很快就要走了。

Host: 说说你们一想到昨天的演唱会的时候想到的第一件事。

RP: 温暖。 …………唔,不是… …真的很友好,真的。 听起来有点像那个在 Les Girls 里拍照的小妞,不是吗? [笑声] 观众真是太棒了。 我仅仅因为我们不能让舞台更靠后一点而感到不安,因为所有人都得爬着过去才能好好欣赏。

Host: 见证这一切真是难以置信的经历。

RP: 是的! 随着下午场的进行,事情变得越来越……你知道的,人们成群结组的坐下来,有人穿着泳裤在做体操。我觉得我们如果在那里呆上三小时,那么其他人比如ISB也会来的。

Host: 是这样。

RP: 我们本来可以起飞的! 整个地面都可能被发射进太空! 然后在世界上的任何一个地方降落,这挺不错的。

Host:  你们觉得你们还会再来这个国家巡演吗?

RP: 唔,这…这取决于一些别的事情,但是我一点也不介意。

Host: 你们对观众满意吗? 

RP: 当然,非常满意。 奥克兰有点奇怪。 不,不是奥克兰。 我在说什么? 我们在另一个什么地方表演来着? 也是A字打头的……阿德莱德!

Host: 喔阿德莱德,你说过它看起来像美国中西部的一个老牛仔镇。

RP: 嗯…但是,其实并非如此! 但是话又说回来,它确实有点像。 它像是那种——我不太清楚。 我当时处于劣势,真的。 我有点惊讶。然而有人在打架。 有一个领头的人,他会在不同的时间站起来像那样拍手[拍手声],然后如果有人说“坐下! ” 他会炸的! 你知道,那家伙会浑身是血,然后那家伙又会坐下来… … 我想如果你看到有人做这样的事情,确实有点… ..

Host: 你们觉得哪个地方的观众最好?最能接受?

RP: 唔,我喜欢墨尔本的,悉尼的,珀斯的… … 和奥克兰的(观众们),他们真的,真的很好,因为你能通过不同的东西分辨出他们。 我的意思是,墨尔本那次有个人帮我脱身来着,因为那时候不同的地方都开始下雨,每个人都知道如果我们在那站太久就会被电死,你知道的。 [笑声] 然而当我们说,“我们演不下去了” ,他们会说,“ ooohhhh! ” 我们不得不停了大约十分钟,在台上铺上防水布,然后再回来。 当我们回到舞台上的时候,风速已经有每小时四十英里。 盖在扩音系统的防水油布掉落在控制扩音器的人身上,上一分钟他还在那里,下一分钟他就被裹在那个大帐篷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