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计阅读时间: 9 分钟

CHAPTER 3 A Side – Track 2 The Circus Comes in Town

 

◀︎◀︎ || ▶︎▶︎

Bonham再次完全醒来是在Matt的厢式车上,车在昏黄的道路上行驶,车里还有炸鱼薯条的气味。偶尔对面方向有来车,在车顶上的橙黄留下一道逐渐移走的亮光,接着又是昏暗。车偶尔有颠簸,不过不再是那种常常在夜晚造访的剧烈摇晃,他仍然能感到那片没有实体的海,但眼下它随着他的心跳而平稳地潮起潮落,像车里的引擎一样发出安宁的声音。他尝试坐起来。

前排的Robert听见他醒来的动静,扭回头看了看他。你还好吗?还记得发生了什么吗?

Bonham点点头。他记得Jimmy Page好像打了通电话,他又重新回到那个暴风雨的海上,有什么人出现了。海中逡巡的庞然大物终于露出水面——

想不起来了。”Bonham说,但我觉得好多了,是Page做的吗?

我不知道。”Robert回忆道,一开始真的挺吓人。屋子里外好像都是海水——整个房间都像在晃。但Jimmy告诉我那都是精神图景渗漏干涉人的感知而已。后来那个贝斯手,Jones,对,就是我说的那个向导,就来了。他跟你的猫头鹰先生可真不一样,我还把他当成是Jimmy的歌迷——”说到这里,Robert笑了,他和Jimmy说了几句话之后,就到你面前。我不知道他究竟做了什么,但是过了一会儿,房间又变得正常了。

Bonham再次试图回忆发生了什么,但是没有想到更多,仿佛几小时前是那片海洋自己决定停下来的。但他直觉知道事情不会这么简单,会不会是这个向导也能像猫头鹰先生那样影响人?还没等他继续想下去,Robert又开口了:顺便一说,Jimmy觉得你很棒,所以我们在想,你有没有兴趣来排练看看?

一个声音告诉他要再想想。Jimmy Page之前的乐队已经结束、被人忘记了,他们能不能成功还是个未知数,而且不是所有人都能开得起Tim Rose给他的薪水。

但是他熟悉Robert,知道后者是什么样的风格,也知道Page是个很棒的吉他手,还有——

到头来,这实在不是个很难回答的问题。

当晚,Bonham睡得很好,他再次梦见了那片海,蓝绿色的海面波光粼粼,那巨大的生物仍绕着他兜圈,但他似乎听见它短暂浮上水面,懒洋洋地打了个响鼻。

 

◀︎◀︎ || ▶︎▶︎

某次排练之后,PageJones大致解释了一番俱乐部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那是你的精神图景。”Page这次终于点燃他的烟,有的时候太难控制就会这样,不仅是你自己,太强烈还会干扰到周围人的对环境的认知。不过大部分哨兵都没这么有趣。他深深吸了一口,盘绕的烟圈卷起、散开。

这毫无必要。”Jones瞥见那些烟雾之后警告道,你控制不住会把场地搞坏的。

我能控制得住。”Page反驳,耳闻不如一见。他缓缓吹出烟雾,旋转、缠绕、展开,灰蓝烟雾在Bonham眼前勾勒出熟悉的轮廓。

“……那条袭击我的黑龙是你的?”Bonham挑起眉毛。

我的精神体。”Page回答,哨兵和向导都会有。它们在一定程度是你精神的化身,象征你的精神力量——”

“——简单来讲,附赠的精神宠物。”Jones说,省去喂食,梳毛,遛弯之类的麻烦。

Page瞪了他一眼,但Jones坐在键盘后面,假装没看见。

没有实体吗?”Bonham看着那条烟构成的龙绕过一圈,两对爪子停在了Page的肩膀上,你可比我上次见面的时候小多了。

这个只是借助烟雾的投影。”Page说,要是我把本体放到现实里,后面有人就要杀了我了。”Jones若无其事地在键盘上划过蹦跳的几个小节,某个瞬间Bonham好像听见清脆鸟鸣。

挺酷的。”Bonham视线一直没离开那条小龙,你考虑演出的时候用过这个吗?

Page沉思了一会儿。值得一试。他严肃地点点头,这时他注意到歌手好一会儿没动静了。他刚才是不是说自己有事要出去一会儿?

这时,排练室的门吱呀一声打开了,一只圆滚滚的幼狮好奇地探出一只爪子,然后是毛脑袋。随后,一个气喘吁吁的歌手出现在门口,“Antonio,不乖,我们不是说好了吗?别这时候溜出来——”

我可没想到我们得带上个动物园巡演。”Jones开玩笑道。

Robert的小狮子是他们从北欧回来之后出现的。我本来还想再保密一会儿。”Robert看着小狮子警觉地盯着徐徐从Jimmy肩上飘下来的烟龙,它试图伸出爪子去拍那条小龙,但是后者总是浮在离爪子范围内更高一点的地方。但是Antonio总是想要出来溜达,我真怕警察把它抓走。

你管它叫Antonio”Bonham笑着看他。

给自己车子起名的人不许嘲笑我。”Robert做了个鬼脸,别玩了,过来,Antonio小狮子偏头看了看他,但并没有乖乖听话,它的圆耳朵动了动,然后一溜小跑往Bonham在的方向跑去了。

你怎么连自己的精神体都管不好?”Bonham一边伸手挠挠小狮子的下巴, 一边无情嘲笑他。

说明Antonio像我一样亲近人。”Robert说,我还没见过你和Jones的精神体呢?Jimmy只肯告诉我是个海里的大家伙——”

Bonham无声地指了指头顶。Robert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起初他除了吊灯和风扇之外什么也没看见,然后哨兵的出色听力和视觉帮助了他。就在扇叶边缘,一只小小的灰色脑袋歪着头打量着他们。

哦,Jonesy,哦,Jonesy”Robert大笑起来,你总是摆出一副专业吓人的面孔来, 但我就知道内心深处你是个软心肠的家伙。别那么严肃,即使是你也可以找乐子的,让你的小家伙下来跟我们一起玩嘛?”Bonham注意到小狮子的眼神和Robert如出一辙,这是某人准备干点坏事的线索。Jones的精神体在扇叶上蹦跳了一下,似乎显得有点兴奋。

Page这时开口了。“Robert

Robert似乎没听见,还是在竭力吸引那只不起眼的灰色小鸟的注意。“Jonesy,来嘛。于此同时,Bonham注意到,那只小狮子已经离开他周围,悄悄地蹦上房间的桌子一角、然后是文件柜,猫科动物的肉垫让它行动起来无声无息。只要愿意,这小家伙还是挺灵巧的。他当然想都不用想就知道Robert想干什么。让他更好奇的是Jones会如何应对。

“Robert”Page再次开口,这次声音里有了一点警告意味。

接下来发生的事,即使是拥有哨兵优秀五感的Bonham也要聚精会神才能完全看清。小狮子弹簧一般冲着风扇跳了出去,但在那之前,Bonham就看到了那小小的灰色身影已经飞离了风扇,但很奇怪的是还有一个棕灰色的影子往相反的方向飞去。

啪!他发现那东西是只死了的田鼠,正掉在Robert的脚边。而头顶上,那只小狮子正可怜巴巴地抱着风扇叶片不要掉下来,它冲着门口的方向发出呜咽。三个人看去,发现门边风扇的开关上正搭着一只小小的黑色爪子,那只小鸟发出一声欢快的啁啾声,啪地按下了开关。

一片椅子翻倒和奔跑的手忙脚乱中,Page的声音格外清楚:我警告过你了。Jones的精神体是大灰伯劳鸟,拉丁名叫Lanius excubitor——哨兵屠夫。

抱歉,键盘的声音似乎总是会把它吸引出来。我没想到它又跑去抓了只田鼠,结果进屋以后找不到地方挂它。”Jones若无其事地把贝斯收进琴盒。

没那回事。他活该。”Bonham忍住不要再笑得太大声,你比我想得有趣多了!

Jones耸耸肩,但Bonham能看出他脸上的线条也在颤抖。不管怎么说,他干咳了一声,“Jimmy和我本来是想跟你聊聊你的精神体。

怎么了吗?他感到话题似乎换了一个方向,是汉普斯特德俱乐部那次出了什么问题吗?还是——

我在想,就像伯劳会被我的键盘声吸引出来,你的精神体是不是也对鼓声有反应……

他怎么会知道?Bonham想,向导都是这样吗?

事实上,我喜欢你向Page提的主意。那条烟龙很酷。”Jones咧嘴,你是不是还没好好见过你的精神体?我们可以在下次表演中试着把它引出来。

Bonham咧嘴笑了。他可等不及了。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