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计阅读时间: 6 分钟

chapter 4 B side – Track 2 Moby Dick

 

◀︎◀︎ || ▶︎▶︎

这感觉仿佛像出门打猎,想要成功就必须紧追不放、仔细观察猎物,稍有一点疏忽就有可能错失良机。

他们首先要习惯的是,在舞台上本身紧凑的表演之外,分出少许注意力给精神领域。Jones在表演的时候会逐渐释放出精神触角,起初就试探性的触碰和轻推,但Bonham很快就回握住了他。啪嗒。他几乎能听见开关打开的清脆声响。

坐在鼓后面的Bonham几乎就是暴风雨本身,但贝斯手似乎完全不受困扰。Jones也没有像之前那些贝斯手或者普通向导那样试图让Bonham调低声音,避免感官过载。他很轻易地舒展开,接受了这一切力量,接着,坚定、几乎有着某种优雅地,将这些力量踩着点推回去。哨兵仍然保留敏锐的五感(尤其是听力),但如今它们变得整齐有序,界限分明。很快这就不再是需要额外注意力的负担,音乐本身就是桥梁。

接下来是选择场地。

不妨就用鼓solo”Page说,我们可以修改曲目单。

“Pat’s Delight”Bonham咧嘴,她原来和她的朋友来看演出的时候,我总是会忍不住多来一阵——”

就像条炫耀尾羽的花孔雀。”Plant调侃他。

Bonham满不在乎:人人都喜欢。

希望你那神秘的精神体也喜欢。”Plant捏捏小狮子的两个前爪,我们就要出发去打猎啦——”

Page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转向Bonzo问:你精神图景里最近天气怎么样?可真是个怪问题。

不怎么好。Jones轻易捕捉到了鼓手的不情愿,后者却只是选择岔开话题,并不想多谈。

这一点我可以帮忙。”Jones说。

Page看着他,等他解释更多。

就像汉普斯特德俱乐部那次。”Jones耸耸肩,只不过他得自己过来,大概会更激烈。

◀︎︎◀︎ || ▶︎▶︎

大家好,接下来这首歌是有关于欢愉,以及向一位女士献殷勤,那么有请John Bonham,我们的打击乐手。Good HuntBonzo”Robert说完便退进黑暗中。

JonesPageriff在数个乐句之后也宣告结束,两人也背着乐器走下舞台。Bonham稍稍调整节拍,场景改变了,依然是他熟悉的暴风雨时的海。大雨瓢泼而下,好在他现在不需要看也知道自己鼓的位置,演出仍在进行,他既坐在舞台上,也身在小舟中。

别停啊。他听见Robert的笑声,我的烟还没点上呢。

鼓棒继续落下。和上一次不同,这一次他有鼓声做他的航道标。

尝试放出你的感知触觉,尽快找到它。Page的声音。哈,不过你想solo多久都可以,我防波堤已经做好了——观众不会觉得自己要被淹死的。

他竭力回想Jones之前如何放出感知触角。

就像你在听鼓。Jones回答。

这什么时候成内部通讯了?他问。小鼓,筒鼓,3/43/4。海浪托起他,暴雨之中鼓的声音稳定仿佛心跳,仿佛灯塔。他不用到什么地方去,它会自己来的。一旦掌握节奏,把自己稳在船里就没那么难,他感觉得到,那个大家伙在水下悠游,但仍然不肯露面。

你发现它了吗?Robert问。

我他妈的看不见。暴雨和海浪变成了掩护。也许Jones说那些塔里的哨兵向导把精神图景改小是有道理的。但那想法转瞬即逝,鱼缸里可养不了这个大家伙!他的意识一瞬间重回舞台上。脚踏钹的声音是时间标记,小鼓,小鼓,接下来是更细碎的变化。

靠得很近了。Page拖长语气,Jones,你准备好了吗。

坐稳了。Jones的声音。深呼吸。

起初他并没有觉察到什么变化,只是风更酷烈了一些。然后是气压的变化——走得越远,呼吸越困难。他眯起眼睛, 有几次不得不重新切回舞台上,但这一边汗水同样渗进他的眼睛里。

再坚持一会儿。Jones的声音几乎要被风彻底吹散了。相信我。

他眨掉脸上的汗水或者是雨水,看见天空中翻腾的灰色云卷,小船带着他继续前进,他们冲过层层雨帘——

然后他看见宁静的蓝天。不,不是雨过天晴的那种蓝天。他仍然能看见四周厚厚的、城堡似的云墙,在那里,树木被连根拔起,风将一切抛上抛下。但他所在的蓝天之下,空气几近静止,海水清澈透明。暴风眼。这是Jones的精神图景。

Bonham渐渐放慢节奏,他往四周望去,看见那家伙像小山一样起伏的脊背重新潜入水下。片刻之后,它炫耀似的跃出海面,露出灰白肚腹与翅膀般的鳍。

你好啊。他把鼓棒丢向观众,重新以手掌敲击鼓面。

Jones看见那鲸鱼最后一个翻身,激起白色巨浪,尾巴流畅优雅地上抬,水如同珠帘断裂般落下,最后全部沉入海水之中。在潮水般的掌声里,Bonham站起身,冲着他的方向挥手微笑。

真奇怪,这一首曲子已经结束,但Jones仍然能听见鼓声。你们听不见吗?他想问,你们听不见吗?宏大壮丽, 如同风暴,如同潮汐,那些回声在他血管里高声歌唱,响过所有教堂的钟声,响过塞壬或者台下观众的尖叫——

他背上贝斯,一步一步走向他。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