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计阅读时间: 3 分钟

首先可以在这里(微博)看到!

虽然cp当面看时已经惨叫过了,但是想了想还是应当正式写个repo,好好展开说一说!奥莉很久以前就跟我讲过这个梗,《湮灭》也是被奥莉安利去看的,这次终于有幸看到奥莉把它画出来,呈现出的效果出乎意料的好(痛)

当时刚看完,就觉得杨和《湮灭》主角the biologist有一些很奇妙的共通之处。用简单粗暴的MBTI科学算命理论来说,都有一种INTP理智很强而经常看不见情感的气质。但看不见不代表不存在,正如进入X区域后,人的形体会消解,却会在无数生命中窥见其存在的影子:动物们的眼睛里,植物蔓生的枝叶(非常喜欢两人都是植物轮廓的那一格!)爱在这里不是维持人形的纽带,爱做不到,爱只能带着他们前往陌生的领域,消散,死去,又以别的方式再回望对方。

奥莉说这篇想要表现出老杨非人的一面,无论是前置背景中先寇布耳麦里的一个声音,还是在X区域里以各种非人形态一闪而过,都做得很好。但即使这样,也能感受到他作为人的爱,就像人之外的轮廓定义出了人的形状一样。(EVA警告)

以及虽然是6.7完成的但我看出了6.1缺德了!上一次探险队名单划掉的派特里契夫和布鲁姆哈尔特,不知道他俩职位是什么。

划船出海的结尾也非常适合先寇布,也想到了小说原文最后一段:

Has there always been someone like me to bury the bodies, to have regrets, to carry on after everyone else was dead?
I am the last casualty of both the eleventh and the twelfth expeditions.
I am not returning home.

也很呼应银英原作最后一卷伯伦希尔登舰战,踏上深红星路的他也是终结战争的、最后的死者,将希望传递给下一代人,跨过黑暗的河流,永不返回了。

总之看到这样一个故事在画纸上呈现非常荣幸,它值得被这样好的表现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