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计阅读时间: 12 分钟

走近齐柏林飞艇成员:鼓手JOHN BONHAM,非同凡响,别名BONZO

 

在我们的齐柏林飞艇访谈四部曲中,第三位接受我深度采访的成员是鼓手John “Bonzo “Bonham,毫无疑问他是继Ginger Baker[1]之后最优秀的鼓手。同样的,就像他的队友 John Paul 和 Robert一样,他很坦诚地回答了我的问题。我是在多伦多见到他的。

[1]Ginger Baker, 英格兰鼓手、歌手。他在20世纪60年代的作品为他赢得了“摇滚第一位超级巨星鼓手”的赞誉,他也被誉为融合了爵士乐,重金属和世界音乐等类型的鼓手先驱。

 

RY:你在齐柏林飞艇结成前在做什么?

JB:在飞艇结成五个月前,我和Robert Plant在一个叫Band of Joy[2]的乐队里表演。Tim Rose在英格兰巡演的时候,我们作为后备乐队和他一起表演过。后来Tim回国了,我们继续演了一段时间,之后就解散了。 Tim Rose又来英格兰举办了另一场巡演,他想起了我在Band of Joy里的表现,给了我一份工作,我接受了。

所以Robert和我大概2、3个月都没联系。等我再次见到他的时候,我和Tim在一起,而他加入了当时的Yardbirds。他说他们的新乐队需要一个鼓手。大约两周后,他和Jimmy Page一起去了某场Rose的演唱会,来看我表演,然后我就得到了这份工作。

[2]Band of Joy,英格兰摇滚乐队,该乐队以不同阵容于1965年至1968年以及从1977年至1983年进行过巡演。

RY: 你对于齐柏林飞艇获得的成功感到惊讶吗?

JB:是的,我非常惊讶。当时,我最初得到这份工作的时候,我以为Yardbirds早就玩完了,因为在英格兰他们已经被遗忘了,但我想:”好吧,反正我一无所有,所以随便什么,有总比没有的好。” 我知道Jimmy是个好吉他手,我知道即使Robert之前没获得过什么成功,他也是个好歌手,我想能在一个好的乐队里表演也不失为一种享受。赶巧了,我们也成功了。

 

RY:有哪些鼓手影响了你?

JB:太多了。我很喜欢听我知道的鼓手们的演奏,哪怕他们的演奏水平可能没有我一半好。我还是可以听得很享受,他们(的表演中)仍然会有一些我(在演出中)没做过的,所以我总是可以学到一些新东西。我喜欢Vanilla Fudge的鼓手[3],我喜欢和Lee Michaels[4]一起的Frosty[5]。我昨晚去了那个俱乐部[指位于多伦多的Penny Farthing],有个乐队[Milkwood]的鼓手很棒。他的鼓声在曲子中非常有感觉。这种事情经常发生:你到了某个地方,然后发现那儿有个超牛逼的鼓手。

[3]指Carmine Appice, 美国鼓手和打击乐手,他接受过古典音乐的熏陶,并在早期受到了爵士鼓手Buddy Rich和Gene Krupa的影响。

[4]Lee Eugene Michaels,美国摇滚音乐家,歌手,在风琴,钢琴、吉他上都颇有造诣,以其强劲的灵魂之声和在Hammond管风琴上富有活力的演奏技巧而闻名。

[5]”Frosty”,真名为Bartholomew Eugene Smith-Frost,是美国摇滚乐队Sweathog的鼓手,Lee Michaels曾和他合作过。

 

RY:  [Ginger] Baker怎么样?

JB:我在早期受了他的很大影响,因为我刚开始(职业生涯)时, Baker 在英格兰有很大的影响力。他是那种摇滚鼓手第一人,就像Gene Krupa[6]一样。在大乐队[7]时代,鼓手只是个伴奏,没别的了。而在早期的美国乐队中,鼓手的演奏只是拂过的背景音。Krupa是第一个在大乐队中引人注目的鼓手。

你知道的,他直接走到了台前,把鼓打得比以前所有的鼓声都更响亮,也更好。在这一切发生之前,没有多少人对鼓真的有兴趣,Baker在摇滚乐中做了同样的事情。

[6]Gene Krupa, 美国爵士鼓手,乐队领袖和作曲家,以其精力充沛的风格和精湛的表演闻名。他于1937年的鼓solo“ Sing,Sing,Sing”,将乐队中鼓手的地位从仅作为伴奏提升到了一个新高度。

[7]Big band, 大乐队,又称大乐团,是爵士乐演奏的乐团,流行于美国30年代初到50年代末的摇摆年代。大乐团的编制通常有10到25位乐手,包括演奏萨克斯风、小喇叭、伸缩喇叭、铁琴的乐手,还有歌手以及负责节奏乐器的乐手。大乐团所演奏的音乐多经过改编,且会依照事前预备好的书面乐谱(charts)来演奏。唯有当编曲者指定时,才会有乐手担任即兴独奏。

 

RY:你觉得Ringo [Starr]在Abbey Road中的鼓打得怎么样?

JB: 首先,我不太能确定那是Ringo在打鼓,因为我听说Paul McCartney在披头士中也打了不少鼓。这么说吧,我觉得Abbey Road的鼓声真的很棒。披头士所有唱片上的鼓声都很好。实际展示出来的鼓声很适合他们在做的(音乐)。新专辑中的一些节奏真的是异乎寻常。

摇滚乐的发展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但Baker 是那个第一个站出来的人…….在摇滚乐队中,鼓手也可以打前锋,而不是卡在后面被遗忘。我想没有人可以看低Baker。

说实话,我不觉得现在的他像以前那样出色了。他曾经非常棒,但很可惜美国人没能看到Graham Bond Organization[8],他们是那么好一个组合——有Jack Bruce, Ginger Baker 和 Graham Bond——绝妙的乐队!

[8]The Graham Bond Organization, 60年代初期的英国爵士/节奏布鲁斯乐队。

 

RY: 你在演奏自己喜欢的音乐吗?

JB: 是啊,我觉得我们什么都能演上点那么回事儿,真的。从蓝调领域的任何东西到灵魂乐的节奏。什么都可以演。

Jimmy会弹一个riff,而我会在那时加进一个非常强劲的灵魂乐节奏,或者一个有些摇摆感觉的爵士乐节奏,或者干脆来个十足粗犷的摇滚节奏。这真的很奇特。

我觉得Baker 更喜欢爵士乐。他现在还喜欢——他的演奏有爵士乐的影响。他的拍子有很多5/4,3/4。他一直是个很古怪的家伙。你无法真正地了解他,他也不会让你(完全了解他)。

 

RY:你似乎比所有人都更用力地击打小鼓。你在巡演中打破了多少鼓面?

JB:并没有。如果你想用力击鼓,你可以就那么迅猛一击,鼓面很容易就会破掉。但如果你只是让鼓棒那么落下来,你会看起来好像比我打得还用力。我只会让它随着我手臂下坠的力量落下来。

但我在这次巡演中只搞坏过一张鼓面。那是大鼓的鼓面,是因为大鼓踏板脱落了,只有小铁尖头还留在那里,直接刺穿。不过那张鼓面已经用了三场巡演了。

大鼓鼓面破掉的时候,我们刚好进入了最后一首歌,How Many More Times,就在Robert唱着而我们正准备加进去之前。有点恼人。

 

RY:你是怎么想到不用鼓棒演那套solo的?是哪天晚上把鼓棒敲断了吗?

JB:确实是就那么开始的。我真的不太记得了。我知道我已经这么做很长一段时间了。这可以追溯到我第一次和Robert一起表演的时候,我以前也是这么做的。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很多年前,我看过一个组合在爵士乐节目上这么表演来着,我想就是那个表演启发了我开始这么做吧,那确实让我印象深刻。

那不是你可以用手拍鼓就能得到的声音;你只是从鼓上获得了一个可爱的小音色,而这是你用鼓棒没法做到的。我觉得这是件好事,所以从那以后我就一直这么做。

 

RY: 你怎么看 Robert Plant?

JB: 聊Robert Plant的话,我可以和你谈个好几天,因为我太了解他了。我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才16岁吧,那是六年前,已经很长一段时间了。他打心底里了解我,我也如此了解他。我想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能相处得那么好。

我觉得,当你认识了一个人——当两个人走到一起,并且熟知彼此的缺点与优点时,你们就可以相处很久,因为你已经习惯了,他们无论做了什么事都不会真正惹恼你。

 

RY: John Paul Jones呢?

JB:我们相处得很好。整个乐队都相处得很好。我们偶尔也会有点分歧。但在我看来,有些组合的关系就是太近了,才会因为鸡毛蒜皮的小事就让所有人都不开心。在这个乐队里,我们的关系近的刚刚好,不会因为有人在台上说了什么就让整个乐队到了濒临解散的边缘,一个组合变得太亲近的时候就会这样。如果你不是那么了解每个人,你们在一起演奏的时候会得到更多的乐趣。

这也是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去即兴演奏会。有时候,和一个你已经呆了很多年的组合一起演奏会变得不再有乐趣。但是在飞艇中,我们总是在写新的东西,做新的事情,每个人都在不断进步,不断地投入到新事物中。

 

RY: 你怎么看 Jimmy Page?

JB: 我和Jimmy相处得很愉快。他很好。他在某些方面也很腼腆。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很害羞。但经过12个月的相处,我们都开始互相了解对方。我觉得,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在音乐上有了很大的进步。大家都更解彼此了。

现在,因为我们彼此了解,我们可以有点更细微的交流了。比如,Jimmy可能会在吉他上弹出某种特定的东西,我现在能跟上他一起演奏了。但是在早些时候,我并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不过我还是没有那么了解Jimmy, 也许一年时间不足以真正深入了解一个人吧。 但说到喜欢,我很喜欢Jimmy。对我来说,他在很多方面都是一位非常出色的吉他手。他不是那种在一个组合里只会插上电源然后弹电吉他的家伙。

他对于很多种类的音乐都有广泛的兴趣。很多吉他手除了12小节布鲁斯[9]以外什么都不弹,他们觉得那就是一切。而他们听到摇滚唱片的时候总有一种偏见,他们会说:“哦,那真是一坨垃圾。”

[9]12-bar blues(或称为blues changes)是流行音乐中最突出的和弦进行方式之一,其在歌词,乐句,和弦结构和持续时间方面有独特的形式,也是构建爵士乐曲目的关键要素 。

蓝调必须是纯粹的,他们觉得自己也是纯粹的因为他们弹蓝调。但其实并不是这样。世界上最伟大的音乐家中,也有人从来没有弹过蓝调,所以你真的不能这么断言。

我们刚过来的时候,第一个和我一起演奏的美国鼓手是Vanilla Fudge的鼓手。他是我见过的最好的摇滚鼓手之一,然而很多人都对他们嗤之以鼻。没人愿意去了解,都认为他们是个泡泡糖组合。

没准他们是,但你也不能忽视他们是优秀音乐人这个事实。不管你从哪种角度出发,他们都很出色。虽然他们演奏的音乐并不是我特别喜欢的类型,但我还是很欣赏他们。

 

RY:你厌倦巡演了吗?

JB:不,话不能这么说。有时候巡演是有点累人,但那只是因为我有家室有孩子。 我从未真正厌烦过巡演本身。 我喜欢演奏——我可以每天晚上都演。 只是离开有时会让人情绪低落。 

我仍然享受去到我们以前没有到过的不同城镇。 但是你会厌倦像纽约这种你已经呆够了的地方,因为它们早已不再有趣。